西楼月

【江周ABO】相欢 10

喵呜喵呜喵呜喵:

热度和评论以企鹅滑翔式下降,难道大家不喜欢看小孩子时候的皮皮以下克上推倒学长楷楷吗!
—————————————


本章来一个洋气的BGM:http://music.163.com/song/29823461/ 
周泽楷用近乎虚脱的手指拧开门,草草吞下几片抑制剂,才感觉身体的灼热消退了一点。

他靠在沙发旁,江波涛的衣服还在他的身上,带着柔软微凉的薄荷香。一直披着这件衣服不利于体征恢复正常,但是周泽楷想了想,又把衣角掖紧了一些。

腹中的绞痛断断续续,在Alpha信息素的刺激下让周泽楷始终保持在一个眩晕和清醒的边缘。他对这类抑制剂不耐受,每次吃下去都要缓好一阵才能从疼痛中解脱。

可是这次不一样,或许是和他的味道相似的Alpha的气息抚慰了燥热的身体,那种痛苦似乎混合上了缤纷鲜艳的色彩,被欲望熏蒸也不再是煎熬。周泽楷想到这里脸颊不觉有些发红,被Alpha的信息素缓解了症状真是一件既难以启齿又无比甜蜜的事情。

而这个信息素的源头不是别人,就是江波涛。

周泽楷把那件衣服放进衣柜最显眼的位置,用被子裹紧自己,暂时不去想那些关于这件衣服的主人的事情。

长袖衬衫在萧萧的秋雨过后还是单薄了些。

江波涛回到家的时候浑身冰凉,匆匆忙忙地就冲进浴室里淋了半天的热水,才把冻僵的四肢和灵魂解冻。

他觉得心口堵了一团刺,毛绒饿乱糟糟地缠在一起,并不痛,但是纷繁错杂,无论如何都解不开。按理他还没到为这种事茶不思饭不想的时候,但是江波涛可以确信,周泽楷是他这辈子能遇上的最好的人。

再没有第二个眉眼温柔、目光清澈的周泽楷,他不可替代。

刚刚明确自己的心意、还没有来得及表达就被宣判了终结。十六岁的江波涛心里憋闷得要死,可也不知道如何盘活这个周泽楷一力主导的局。

而事实证明,不到最后,永远没有尘埃落定。

周泽楷的电话打了过来,他犹豫了一下,按下免提键。

“小周、”

“江。”

两个人几乎同时开口又齐齐闭嘴,电话两端的人又陷入诡异的沉默。

最后竟是周泽楷打破了尴尬的局面。

“你是不是觉得Omega很麻烦?”嗞嗞的电流声里,周泽楷这样小声地问。

“没有——小周你为什么会这么说呀,”江波涛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尽力把嗓音压到平静镇定,“我之前做过什么事,会让你有这种感觉?”

“今天麻烦你了,”周泽楷的声音有点哑,江波涛几乎能在脑中勾勒出他睫毛颤抖、嘴角紧抿的样子,“……约好一起学习的,因为我的问题最后变成这个样子,我、我没有办法控制这种事情,对不起。”

周泽楷此前从来没有一口气说过这样多的话,他明明白白的委屈从电话的另一边传过来,在空旷的房间里回荡。江波涛在汹涌的信息量中呆几秒,还是抓起了电话:

“小周,我从来没有觉得Omega麻烦过,更加不会觉得你麻烦……实话说,你能麻烦到我,我很高兴。”

“那我说对不起,你转身就走。”周泽楷的声音越来越小,“转过来的时候表情也很难看。”

“那、那是因为你根本用不着向我道歉,”江波涛开始有些哭笑不得了,周泽楷当时根本就没有听清自己没有说完的那半句话,只是急着表达他的意思,竟然酿成了这样的误会。他只好破罐子破摔地重新表达自己当时的心情,“我们明明是很好的朋友,这样的事情你还要跟我道歉,是不是太生分了?”

“对、对不起。”周泽楷那边一下子惊慌失措起来,音调都少有地拔高,“我当时……”

“说了不要道歉了,”江波涛轻声笑了笑,气音在电话里千回百转,烧得周泽楷耳尖通红,“最重要的是,我喜欢你呀。”

对面一下子陷入了沉寂,好半天周泽楷才清了清喉咙确认:“……喜欢?”

“嗯,喜欢你。”

江波涛听见周泽楷轻微的抽气声,紧接着听筒里传来一阵玻璃打碎的声音。

然后电话就被按断了。

他把手机甩到一边,笑意无论如何也无法掩盖,小周真是——太可爱了。

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人,江波涛禁不住嘴角上扬,他随手拎起一件外套,跑向楼下停放着的单车。

坐在凉亭里雨天都不忘下棋的老大爷回头爽朗地笑:“小江你急什么呢?娶媳妇儿?”

“嗯——娶媳妇儿!”江波涛大声回应,一面跨上单车,鼓风的外套如同展开的翼。




TBC.
呜呜呜年轻真好!!!

评论

热度(33)

  1. 西楼月喵呜喵呜喵呜喵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