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楼月

黄色大门

Cheyenne:

孙翔x周泽楷




前文 1 2


一如既往的一个本子的广告


以及有想要本子场贩的妹子呢,再问一句(。




#3


 


孙翔以为,属于自己的人生剧本已经写到了最关键的地方。


如果需要提炼一下这个章节的内容,也许可以把“睡周泽楷,还是不睡,这是一个问题”列为参考答案。


 


孙翔和周泽楷的家在同一个单元里,楼上楼下,隔着一层薄薄的天花板。童年时期,每每当孙翔在家里搞出了什么大动静,他就会被他亲爱的母亲大人拎到楼下去给周家道歉。


孙翔并不情愿做这样的事,可屁股上挨了两巴掌,他势单力薄,胳膊拧不过大腿,只得低头。


和他相反,周泽楷则是非常安静的小朋友,还是一位传说中的别人家的小孩。孙翔深受其害,但迫于两家父母之间的友好关系,只能花费大量的时间和一只锯嘴葫芦相处。


后来他慢慢习惯这样的生活,他们一起长大,从背着小书包小胳膊小腿的五头身变成了一道骑车去学校的大男孩。周泽楷年长他两岁,大部分时间里他们都在同一间学校,早下课的孙翔会留在教室里写一会儿作业,然后不情不愿地挪到周泽楷的班级门口和他一起回家。


很长时间里孙翔以为自己并不喜欢周泽楷。


谁会喜欢他呢?一个时时刻刻被父母拿来当做正面例子把你衬托得灰头土脸的人,谁会喜欢呢?


但是除此之外,孙翔其实很难说清楚他到底讨厌周泽楷什么。讨厌他长得好看,讨厌他会收到很多女孩子的情书,讨厌他总是在笑,讨厌他脾气太好。


讨厌的情绪太莫名,他找不到发泄的出口,便怀抱着这样的心思和周泽楷做了好朋友。两个人之前的相处成为了生活的必修课,就像吃饭喝水一样。


 


他们的关系究竟是什么时候变质的,很长时间里孙翔想不出一个确切的答案。


也许是周泽楷在踢球时被人使了绊子孙翔二话没说就撸了袖子冲上去找人拼命的时候,也可能是周泽楷背着吃坏了肚子上吐下泻到脱力的孙翔去吊水的时候,又或者是两个人一道偷偷摸摸面红耳赤地看了孙翔从同学那里拷来的小电影的时候。


零零碎碎的事情太多,没什么稀奇古怪的突发事件,就是随处可见的普通的两个男孩子,他们一起成长,经历叛逆期,承受所谓的阵痛,接受失望,了解世界并不是他们想象的那么好,但也不算太糟糕。


总之发展到这样的地步,所有可以拿来一说的童年、青少年时期的生活印记都避无可避存在对方的影子,他们已经成为了彼此生活的一部分。


 


 


生活中的一部分可以有很多事物和人,包括父母,兄弟姐妹,骑了很多年不舍得换掉的自行车,得到的第一支钢笔,诸如此类。而存在于这之间的周泽楷也不过是十分普通的一份子,所以周泽楷是否和其他人有明显不一样的地方?清醒的时候孙翔考虑过这个问题。答案是没有。


同样是一个鼻子一张嘴,两只眼睛两条腿的成年男性,除却他的五官很有先天天赋组成的非常好看,他不具备任何在孙翔的前二十年人生经验里,值得他一朝改变性向的特质。


所以我其实是个可耻的颜控吗?孙翔扪心自问。


好几年前,孙翔的表哥在自行脱单之后,曾象征性地关怀过小表弟的感情问题,说是要替他留意,问孙翔喜欢什么样的姑娘。


那时候的孙翔说了一个非常含糊的标准——温柔善良。表哥认为孙翔太敷衍,回报了他两记老拳。


但孙翔是真的不知道答案。他想要解释自己其实也并不是一定就要这样一个所谓的对象出现在往后的生活里。当然他不否认自己是会注意女性的那种温柔体贴以及偶尔耍性子时的神态。但这只是一种单纯的向往和好奇罢了。不是非得要做的事情。


更不要提有什么实际的爱慕的目标。


关于喜欢的人,这个形象在孙翔的脑海中一直都是模糊着的。他的生活也被很多他喜欢、他想要做的事情填满着,从未有过关于恋爱的遗憾。


直到某一天。


 


 


孙翔记得曾经有一个女同学告诉过他,恋爱的感觉也许是日积月累的,但想要真正地开始,总是会有某个无法抗拒的BEAT。


在当时尚未有任何恋爱经验的孙翔对于这样的金句是很不屑的,他认为这种大约可以等同于被九天玄雷劈中了天灵盖的神奇感觉应该只存在于爱情小说之中,是作家们写出来哄骗无知的少男少女的。


他在某个空闲的周末和周泽楷聊到了这件事,只是因为无所事事的两个人刚好在看电影频道播的一部老港片。片子里充斥着大量于孙翔而言十分神神叨叨的台词和被拉长的几乎像是静止一般的画面。英俊的男主角眼神里永远装着深沉的忧郁,他对漂亮的女主角说一些调情的话,虽然不那么直白,但的确是调情无误。


孙翔抱着家庭装的香草口味冰激凌吃得投入,他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同一边的周泽楷讲道,“这样也行?换成一个长得难看点的胖子女主角会直接喊耍流氓吧!”


周泽楷似是被他的不解风情逗到,弯了嘴角笑得挺开心。孙翔把冰激凌推过去,周泽楷便拿了他直接插在里面的塑料勺子,毫不含糊地挖了一大口吞进肚子里。他的牙齿被冻得颤了两下,孙翔贴在他身上的胳膊热得惊人。


“也许?”


“也许什么啊……你就不能讲一点我可以一次性听明白的话吗?”


“我说也许,恋爱的确是要分对象。”周泽楷又挖了一口冰激凌,这一次吸取教训,没有再那么贪心,他没有去看孙翔,孙翔也没有在看他,两个人都瞪着电视机,看架势好像完全沉浸在了故事之中。周泽楷试着组织语句,他很少这样大段地讲话,除非是语文老师喊他起来分析课文。那一刻的感觉好像也是在分析课文,一个关于爱情的命题。


“不是因为他说了这样的话,女生才答应他。是因为在他讲话之前,女生就爱上他了。”周泽楷停顿了一下子,他像是想找到一个论据来支撑自己的观点,可惜手边没有课本可以让他念出现成的段落。


孙翔耐心地等。


他们挤在窄窄的单人沙发上,几分钟之前,孙翔或许有那么几秒钟的时间在思考为什么房间里有这么多可以坐的地方,他们却非要缩手缩脚地挤在一起。而这一刻他突然感谢起了周泽楷的突发奇想,也许他最初坐到孙翔身边来只是为了那一口冰激凌。但不管如何,如果不是因为他们挨得这样近,孙翔不会发现原来他也会紧张。


永远都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的周泽楷,在紧张。


可是为什么呢,他们明明只是在评论一部爱情电影啊。


“——就是爱上他了。”


周泽楷突然这样说。他放弃了用论据佐证自己的观点,就这样简单粗暴地下了定论。


他说就爱上他了,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在说话的过程里同时转过了脸。


孙翔也转过了脸。


他们的目光撞在一起。


就是那个时候,孙翔清楚地听到了自己的心脏重重地跳了一下,重到像是要从身体里跳出来那样的力道。


 


原来就是这样的一个BEAT,孙翔在那个瞬间突然明白了。




TBC




儿童节快乐呀

评论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