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楼月

【江周ABO】相欢 09

喵呜喵呜喵呜喵:

说不清是谁的脸颊更红上一些。

江波涛刚刚情绪激动下没注意控制,Alpha薄荷味的信息素很快溢散了出来,也许这就是周泽楷突然陷入这种困境的原因之一。

他此刻也顾不得愧疚什么,一面努力平复自己暗流涌动的信息素,一面把自己的长外套解下来披在周泽楷身上,裹了个严严实实:“我们快点回去吧。”

周泽楷一直乖乖地站着,任由江波涛把自己的包取下来又披上满是Alpha味道的外套。这实际上不是什么好受的办法,Alpha的信息素包裹着他,让体温越发上升,没有抑制剂控制的后xue湿润、前端翘起的发情体征也越来越掩饰不住。

但是发情期的Omega好比是甜美的蛋糕或是盛开的花朵,如果任由信息素到处流溢的话,后果是他们两个都无法承受的。

他的脸颊在信息素的包围下烧得红扑扑的,眼睛却发着亮,周泽楷有些难堪地并了并腿,手指不自觉地抓紧身上江波涛外套的衣襟。

像是抓住一棵救命的稻草。

刚下过雨的城市潮湿冷清,他们的学校又不在什么繁华的路段,要打上出租车更是难上加难。江波涛看着身旁摇摇晃晃地站着的周泽楷,他好像风一吹就会倒下一样,从脸颊一直红到脖根。

要这样身体状态的他在冷风冷雨里等车实在不是什么好的打算,江波涛犹豫了一下,隔着袖子握住了周泽楷的手:“我们搭地铁回去,可以吗?”握在手心里的手掌温度高得惊人,像是一团过分温暖的火焰。

周泽楷昏昏沉沉地点头,挪动着脚步跟上江波涛。

江波涛让周泽楷坐在最里面的座位上,一手揽住他的肩膀要他靠着自己,另一只手撑着广告板,把周泽楷整个人护在自己的怀里。

周泽楷很少有这样脆弱的时候,连眼角鼻尖都是红的,碎发遮住颤抖着睁开又合上的眼睛,望向江波涛的眼神都软化了不少,情绪都直白地写在眼睛里。

江波涛觉得这样的他可爱,又觉得心被紧紧揪着般难过。

Alpha和Omega本就是相互控制的,就算社会上大肆宣扬Alpha对Omega的控制力,但只有局中人才懂得心爱的O的信息素对自己的约束——那绝不仅仅是欲望的泄洪口,而是一道无形的柔软枷锁,堪比这世上最强力的抑制剂。

有Alpha经过时用毫不掩饰的眼光看着周泽楷,都被江波涛锐利的眼刀打消了想法。这个Omega和Alpha身上的味道那么像,或许已经做过标记了吧……Alpha们有些可惜地看着周泽楷露在外面的一截白生生的后颈,慢吞吞地转了方向。

江波涛大约能想到他们心中的想法,可现实并不是这样,周泽楷的信息素味道恰好和江波涛一样,都是薄荷的淡香,只不过要更甜糯一些,到了发情期则更甚。

他倒是希望事实是这样,他是周泽楷的Alpha,周泽楷是自己的Omega。“周泽楷的Alpha”,这样的词句仅仅被含在唇齿间咀嚼,都美好甜蜜得令人发疯。

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啊。

周泽楷几乎是被江波涛抱到家门口的,他的腿软到使不上力气,不得不把整个人挂在江波涛身上,从头到尾脸都红得一塌糊涂。

江波涛松开一直握在手里的周泽楷的手掌,看着他掏出钥匙慢吞吞地开门,然后回过头对自己露出一个有些腼腆的笑。

路上秋风簌簌,灯火昏黄,正是谈情说爱的好时候,他心头一动,觉得那份饱满热胀的喜欢一下子涌上了心头:

“小周,我喜……”

“对不起。”周泽楷转过身,难得地打断他。

他抬起眼睛不安地观察着江波涛的表情,局促地揪紧了衣袖。

事到如今没什么好说的了。

江波涛垂下眼睛笑了笑转身欲走,却被周泽楷一把抓住了背包的背带。

“还有……什么事吗?”江波涛有些疲惫,面对周泽楷却无论如何也生不起气来,总归是自己心心念念喜欢的人,就算不喜欢自己也不舍得让他露出不属于快乐的表情。

周泽楷迟疑了一瞬,慢慢松开江波涛的背包。

“……谢谢。”


TBC.
第三遍发了,网速再不给力我也没办法了。
啊泼点狗血,这是一个误会,校园副本关底Boss还未出场不会轻易Be。
如果一定要打我的话——那也别打脸!
有评论有更新,比心。

评论

热度(19)

  1. 西楼月喵呜喵呜喵呜喵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