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楼月

【谢沈/初夜】 特殊案件组(2)

橙子汁水:


歌剧开场时间是在周末晚上8点,下了班,初七接了沈夜,先用了烛光晚餐。坐在餐厅里,沈夜拿着菜单看了眼,然后不辨喜怒的说了句,“情侣套餐?”


初七一点也没被沈夜强大的气场压倒,依旧是面瘫,“因为我在追求你。”


初七说的坦荡,沈夜反而说不出话来。


用完餐,便直接开车去了歌剧团。


既然说了是为了查案,沈夜和初七,对这出新歌剧,还是事先了解过的。


这出新歌剧名字是《诡异之森》,讲述的是一处有着古老传说的诡异森林,凡是进入过森林的人,都会死于非命。故事是片断式的,讲诉一群误入森林的年轻人,一个个离奇死亡的诡异事件。


沈夜观看的时候,感觉不是特别舒服,整部歌剧从故事到演员,到服装道具都堪称完美。但就是因为太好,观看的时候代入感太强烈,那种浓重的暗黑,阴郁情绪,让人感觉窒息。


对此,初七是一无所知的,从演出开始,他的目光就没离开过沈夜,至于台上演了什么?于他何干。直到一阵熟悉的舞台音乐响起。


这是林欣死亡时,练功房播放的音乐!


舞台上剧情在继续。因为案子,初七对整个歌剧团都做过调查,舞台上的人,他也认识,叫李佳,是剧团的另一名年轻舞蹈员。


剧情进行到最后,李佳扮演的角色,最后开枪自杀了!这和林欣的死因一模一样!


舞台上的表演还在继续,初七已经无心观看了,他觉得真相在呼之欲出,他抬眼看向沈夜,对方的神情显示,他也已经猜到了林欣自杀的真相。


而此时,这出歌剧进行到了最后,剧中死亡的角色一共有4人,李佳扮演的角色是最后一个,故事完结,台上开始谢幕。


沈夜看了眼,舞台上出演的众人,忽然发现,主演之一,一名叫做付飞的年轻男子,并没有出现在舞台上。


沈夜皱了皱眉头,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起身向后台跑去。


“怎么了?阿夜想到了什么?”初七一边紧紧跟在沈夜身后,一边问道。


“付飞,应该出事了。”


沈夜和初七来到后台询问付飞的去向,被告知人在化妆间。


歌舞剧表演是很耗费体力的,后台给每个重要的舞者都提供了单独的化妆间,可以用来临时休息,补妆。


房间在很里面,远离了舞台和工作人员,更便于休息。


工作人员领着沈夜和初七往化妆间走,走到半路,却被人撞了个满怀,那是个年轻的男子。


“怎么冒冒失失的。”工作人员抱怨道。


“我,我是去拿备用钥匙,付飞在化妆间不出来,我怕他出事。”


沈夜和初七连忙赶到化妆间,化妆间的门已经开了,里面站了另一个年轻的男子,他身旁的椅子上,坐着付飞,已经断气许久。


因为再次出了命案,沈夜和初七的约会到一半,只能告吹,随便把已经回家休息的其他人都叫回警局。


经过调查,发现死者的第一目击者有两个,陈岩和方苏。他俩都是歌剧院的后台工作人员。


据他们交代,因为之前快要谢幕了,付飞还没出来,陈岩和方苏一起去后台找付飞。当时化妆间的门紧锁着,他俩敲了半天门,里面没反应。因为之前林欣的事,他们担心付飞也会出事,就让陈岩先去找备用钥匙。而在陈岩离开后,方苏越想越不对劲,最后撞开了门,却发现付飞已经死了。而在这5、6分钟后,沈夜和初七赶到了。


瞳的尸检报道显示,付飞是窒息死亡,身上无任何外伤和毒物反应。


“死亡时间在你们发现尸体半小时前,而且根据尸体的僵硬程度判断,死者就是保持斜靠在那把椅子里的姿势死去的,没有任何挣扎。”


“你的意思是,死者在没有任何外力作用下,就睡死在那把椅子里?”谢衣忍不住插嘴。


“可以这么说。”


“这次的案子,一个比一个诡异。”谢衣吐槽。


“至少,前一个案子已经破解了。”沈夜明显也觉得这次的案子很棘手,只能说些让人振奋的消息。


沈夜看向初七,“你应该也想到了吧,说给他们听听。”


“好的,阿夜。”


“阿夜!你怎么能叫组长阿夜,谁允许的!”谢衣的重点,明显错了。


初七也不理他,只是开始叙述案情,“今天我和阿夜去看了歌剧,才发现,林欣原本在歌剧里的角色是开枪自杀的,那么就可以很好解释,她是怎么自杀的,只要有人调换了她用于排练的那把道具枪,就可以了。”


“这部歌剧的剧本是全新的,今天是第一次出演。能知道林欣跳的剧情,并且有机会换走道具枪的只能是剧团里的人。”谢偃立刻想到问题所在。


接下来调查总算有了明确的方向。

评论

热度(45)

  1. 西楼月橙子汁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