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楼月

阴差阳错(完)

羊驼全灭:

(下)
“我知道现在的我对你毫无作用,我的课题成果已经出来了,你可以先看看,我一定会努力追上你的脚步的。所以,如果沈先生既然没有结婚,又没有决定共度一生的伴侣的话,可以考虑我吗?一定一定不会让你等太久的。”
“谢衣你把枕头按墙上一个人嘀咕什么呢,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有的这个习惯。"叶海打开宿舍门,印入眼帘的是谢衣以一种极其诡异的姿势站在墙前,再定睛一看,一块软枕被谢衣定在墙上,像极了某种邪恶的仪式。叶海抖了抖鸡皮疙瘩颤抖着说道。
"叶海,我说了多少次了,不要用脚开门!"谢衣被叶海吓了一跳,手中的枕头差点摔在地上。这方面的演练他只敢背着室友进行,倒不是怕被叶海知道他有了心仪的对象想要放手追求,而是以叶海八卦的个性定然会打听他看中的是谁。毕竟,他与沈夜身份地位如此悬殊。


“一打开我的抽屉我的小熊饼干居然被你全部吃光了,你人又不在不给我揍。"

在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谢衣并不是经常主动联系沈夜,他很忐忑,明明沈夜时不时的会发来一些嘘寒问暖的短信,他更是焦虑不安。实际上他并不是太了解沈夜对他的想法,况且没做出成绩之前他也不太好意思在沈夜面前直述他的心意。这样的告白演练谢衣做过无数次,从最开始的甚至不敢直视枕头上罗小黑的眼睛,到现在的面不红心不跳,谢衣认为这已经是一个合适的时机了。

他用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沈先生,我思考了很久很久,有些话必须要对你说,因为这很重要所以我认为必须要当面才能说清楚,不知道沈先生百忙之中能不能抽空出来见个面呢?」按下发送的那一刻谢衣心里像是有蚂蚁在上面跳踢踏舞,烦躁到了极致,隔个一两分钟就去摸一遍手机。


好在沈夜回复的还算快,内容比较简短,「好,周五你放学我去你学校接你。」谢衣心里的石头才总算落了地。

沈夜对着镜子正了正衣冠,头顶略带俏皮的呆毛遭受发胶的洗礼此刻只能乖乖的耷拉下来,连同其他头发一起梳到脑后,显得干净利落,搭配一件笔挺的黑色西装和酒红色的领带,整个人看起来一丝不苟。
"一个下午照了三次镜子,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臭美。"瞳站在他背后悠悠的说,"快去吧,去看你的小情人吧,看你的样子也没有什么心思工作。"
"不是……"
"你提前买好了藏在办公桌下面的东西我看到了。"

谢衣见到沈夜的时候,沈夜靠在车上出神,他背后停着一辆气派的玛莎拉蒂,看见谢衣后打开车门捧出一束火红的玫瑰花,谢衣的心脏漏跳了几拍,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他看着沈夜越走越近,沈夜将花朵移交给他,他们离的很近,沈夜的呼吸能打在他的脸上,天气有点大,竟蒸的他脸颊透出胭脂般的绚烂颜色,他听见沈夜对他说,"其实我那个时候就该告诉你,我会对你负责的。"

坐上沈夜的车的那一刻,谢衣才想起,完蛋了,原本想说什么来着,全部都忘记了。

end

小番外日常生活
(一)
谢衣被沈夜接回家中从此开始了正式的同居生活,刚到沈夜家的时候谢衣主动包揽了家里的杂物,洗衣打扫买菜做饭,沈夜下班回家大为震惊,便问谢衣这是在做什么。
谢衣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父母死得早,这些年来一个人住都习惯了,况且我想为阿夜做些什么,我又养不起阿夜。"
沈夜一挑眉,饶有兴趣地问道:"现在养不起我就把家务包干,以后能养得起我了岂不是要我来做?"
"呜……当然还是我来做!阿夜每天都那么辛苦。"
沈夜最终没忍住笑意,在谢衣疑惑地目光中揉了一把谢衣的脑袋,"傻瓜,谁要你来做,我请了钟点工。"

(二)
谢衣毕业后很自然的到沈夜的公司工作,他能力不俗,更难得可贵的是思维跳脱,不间断的有些新想法,又不脱离这对产品的研发设计起了推动性的作用,虽然他是"关系户"进的公司,也没什么人对他的工作能力说什么闲话。但是对他不满的还真是大有人在。沧溟有一天带了一盒苹果果汁糖与大家分享,轮到沈夜的时候谢衣代替沈夜拒绝了。理由是阿夜已经有苹果糖吃了。
汰,大家都知道你是青苹果味。请不要虐杀单身狗。

(三)
沈夜揉了一把自己的老腰,感慨了一声谢衣还真是精力旺盛。双休日沈夜已经在床上躺尸了一整天,腰部和难以启齿的部位依旧酸疼不已。不知节制的纵情总会有些代价。
谢衣从背后试图揽住他,被他拍掉了爪子,却不料谢衣仍不死心,他换了一种方式改搂住他的腰,并将头搭在他的肩膀上像小动物一样蹭蹭。
"好阿夜,别生气了嘛,阿夜里面太舒服了我忍不住多要了些,下次一定不会再犯了!"
"哎……"沈夜叹了口气,"早知道你是这样的无赖又粘人的性子就……"
"就怎样?"谢衣立刻放软了声音,透着一股泫然欲泣的腔调,"是不是就不要我了?"
"不,还说要你的。买花的时候不该买红玫瑰,应该买一束穿好了的小熊,那些熊简直跟你一模一样。"

评论

热度(58)

  1. 西楼月羊驼全灭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