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楼月

【叶周】青未了(一)

牧有H的小zou:

1、


春末夏初,阳光变得有些炙热,所幸清风还是微凉,吹着树叶来回晃荡。


叶修叹了口气,盖上斗笠,又在茶馆后的竹床上打起了盹儿。


哎,舒服。


只这午后清静还没维持多久,睡梦里摇晃的小船就撞上了暗礁,一下接着一下。


还有完没完了。




"叶修?叶大侠?叶大老爷?起了啊。"


叶修手指动了一下,慢慢抬起手挪开盖在脸上的斗笠,眼睛仍旧是闭着的,哑着声问:"有事啊,老板娘。"


"来人了,赶紧起来招呼。"陈果又踢了下竹床,拿起斗笠,边说边往正厅里走。


叶修手捂着眼,又闭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起身就看到门口站了一人。


那人黑衣黑裤黑靴白底,帽上还罩了一层黑纱布,身材修长又挺拔,虽看不清面貌却也能显出几分气质不凡来。


这得多热啊。叶修起初这么想,想着想着便笑出声来。


本是不想招人注目的装扮,怎的穿在他身上却比寻常装扮惹眼了十分不止。




叶修带点笑意就这么看着人,也不急着搭话,就等等看对方什么时候撑不住。


没想到这一个坐着一个站着,一个树荫里一个阳光下,隔着二十来步的距离一僵持就是小半个时辰。


最后还是叶修没绷住,“一身黑的,这么站着你不热吗。”


没想到对方还挺乖地摇了下头。


“再不过来我走了啊。”叶修佯装起身要往内厅走,不想几乎是一转头的功夫人就站到了他跟前,低头看着他。


“坐。”叶修强制把人拽到竹床坐下,又顺手去了对方的面罩。


“……”


“……”


原本有层面罩倒没什么,这一下子没了隔阂,两个人又近在咫尺的,突然就有些酸甜苦辣的滋味往上涌。


叶修看着人,又没了话。


两年不见,原本留存在对方脸上的几分稚气早已消退干净,取而代之的成了深刻在眼底的锋芒,叶修不知道他经历过什么,但不难想象。


年纪轻轻,登顶联盟,个中滋味他最能知晓。


只不过鼻尖细密的汗珠出卖了这位大高手的小心思,叶修顺手就用袖子揩掉他鼻尖的汗水。


“是不是觉得还挺凉快的?”


那头还是一句话没说,不好意思地垂下视线,正好方便叶修看清楚他那排爬得又长了几分睫毛。额角的汗水顺着下巴啪嗒一下滴落在地面上。


还是个小孩样儿。




叶修斜靠在树干上侧脸看着人,仍是一副调侃的模样,想问他,老站着不进来是怎么回事。


又想问,过来干嘛的,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来搬救兵了?


或者再调侃句,都这么大人了,还是不怎么爱说话哈。


可话到了嘴边就变了调,“近来可好。”话出了嘴才觉出鼻尖带点酸,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嗯。”自始至终对方就说了这一个字。


叶修还是笑,笑得颇有些自嘲,原本也没打算从这人嘴里听出别的什么话来,毕竟当初是他不辞而别在先。


往事暂且不提,对方这个时候突然出现必然是有什么要紧之事。


叶修清了清嗓子,很快回到正事上,“这次来找我,是不是老冯出什么事了?”




茶馆的正厅中央坐着两个人,黑袍一副老道模样,旁坐一位绿衣小青年却是略显青涩,看着就不像茶馆里其他来来往往的生意人。


小青年起身替黑袍斟过茶,将茶盏推至对方面前,才恭恭敬敬地坐下来。


黑袍端起茶杯喝了口,缓缓叹出口气,“情况怕是不妙啊。”


青年正襟危坐,“前辈此话怎讲?”


“就知道那蛮子不安好心。听说这次蛮子进了京,不知道使了哪门子的蛊惑妖术,甚得皇上欢心。于是煽风点火硬是把忠心耿耿的老冯说成了谋逆的叛徒。现下老冯被关不说,官兵还要四处抓老冯的人,闹得我们这些人是不得安生。”黑袍忿忿地放下茶杯,弄出不小的动静,惹得周遭客人频频侧目。


青年朝左右致了歉,又替黑袍满上茶水,才轻声道:“盟主被抓,那联盟里其他前辈呢?”


“门派相去甚远,哪里救得了近火。再加上老冯这消息让那蛮子给封了个水泄不通,还有谁知道。”黑袍一面说,一面翘起腿开始嗑瓜子。


“五圣的前辈们也不知晓?”


“还五圣呢,关键时刻一个都不剩。北边的王杰希不知道在哪个山旮旯里采药,行踪飘忽不定;韩文清闭关得年底才出来;东边的闷葫芦据说前几天突然失踪;就剩南边那俩小鬼还能主持下大局,但估计以他俩这进程到联盟里还得两个多月,这不委托老夫来请那老家伙出山。这一路躲避追兵,可把老夫累得够呛。”黑袍吐了瓜子壳,又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


“魏前辈辛苦了。”青年说着又将魏琛杯中茶水斟满。


魏琛撑着桌,吃了个茶足瓜子饱,待到四周都没什么人了,才品着茶晃着腿问道:“叶修呢?知道老夫到了,怎么还不出来接驾。”


“哎呦,这不是老魏嘛,想要哥怎么个接驾法,直说。”


魏琛虽说算不上最拔尖,但也绝不是什么下三滥的功夫,能被人毫无声息地接近到贴耳的距离,这还是头一遭,当即就把嘴里那口茶给喷了出来。


“你什么时候……”魏琛这一转头彻底没了声。


不但叶修出来“接驾”了,旁边那一身黑衣黑裤黑靴的英俊青年,不是前两天东边失踪的那个闷葫芦又是谁。


“周泽楷,你怎么在这?”魏琛眼珠都快掉出来了,满脸的不可思议。联盟找他都不知道翻出好几百里的地了,他居然在叶修这猫着。


周泽楷看着魏琛礼貌性地点头笑了笑,又没了后话。


倒是旁边的小青年起身对二人恭敬道:“叶前辈,周前辈。”


叶修点点头,拉着周泽楷坐下,“一帆,给你魏大爷把茶满上。”


“是。”绿衣小青年拿过茶壶站起身来。




·没头没尾,就是个夫夫携手浪江湖的故事。洪湖水,浪啊浪~

评论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