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楼月

【谢沈/初夜】 特殊案件组(1)

橙子汁水:


我爬墙古二了,就这样!


————————————


Q市的特殊案件组是临时组建的,人不多,但却汇集了Q市警局各部门的刺头之最。


首当其冲的是谢家的三兄弟,谢衣,谢偃,谢初七。一模一样的容貌,却是完全不同的性子。


谢衣跳脱,他原本作为一名黑客活跃在网络,在黑了Q市整个安防系统后,就被重案组招安成技术人员了。说起谢衣被踢出重案组,倒不是因为工作问题,而是谢衣平生最大爱好是下厨,给全组发放了几次自制小点心,就莫名其妙被驱逐了。


谢偃沉稳,曾经在大学主修的是犯罪心理学,主要负责罪犯的侧写和演绎。谢偃曾经待的刑警队,很多毫无头绪的案子,都经由他的侧写最终追踪到了凶手。


但极高的破案率还是不能挽救谢偃的人缘,在一个可以通过你衬衫的皱褶判断你昨晚去哪鬼混的人面前,实在是没任何隐私可言。


初七是个武力值爆表的面瘫,曾经就职特警队,行动力爆棚,却不爱服从命令,在一次追击罪犯过程中,被投诉出手过重,从而停职三月。


身为法医的瞳,日常兴趣是养虫,法医室横躺的各种死状的尸体加上角落里瓶瓶罐罐的各种爬动动物,足以让人浑身冒鸡皮疙瘩,Q市警局有一半的恐怖传闻和他有关,也是个生人勿近的典范。


以上四人的特点是能力出众,就此让他们离职未免可惜,但又没人能驾驭,因此干脆将他们四人单独拎了出来,成立了这个所谓的特殊案件组。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中,这四人接到通知,来特殊案件组报道。


谢家三兄弟来的很早,但有人比他们来的更早。


“华月!”


“小曦!”


三谢异口同声的惊呼道。


“谢衣哥哥,谢偃哥哥,初七哥哥。”沈曦一叠声的哥哥叫下来,三谢都有些晕呼呼。


“谢衣,谢偃,初七,以后我们就是同事了。”华月上前一步打招呼。


“同事?所以我们的组长是沈夜?”瞳带着助手十二走了进来。


警局上下都知道华月是沈夜的死忠,曾经沈夜就职重案组,华月就是他的下属,后来沈夜生病,转而退出一线,去了警校当教官,华月也跑去当了助理。现在华月出现在这,只能说明,沈夜也在。


三谢都在警校被沈夜教导过,加上某种不可言说的心思,和沈夜私下也有来往,认识对方的妹妹小曦。


但因为沈夜人设太高冷,三谢能见到对方的机会并不多。现在成了同事,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事后才知道,沈夜的妹妹沈曦考上了警校,沈夜这个妹控各种担心,放不下。正好听说要成立特殊案件组,沈夜就自请来当组长了,顺手将妹妹安插在组里。


沈夜大概知道上头的意思,这个所谓的特殊案件组,应该就是个“闲人组”,自家妹子待这里正好。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特殊案件组的人员刚刚到齐,第一个案子就来了。


谢偃翻看着案件记录,这次的死者名叫林欣,是Q市知名舞蹈团的歌剧演员。死因是开枪自杀,死者生前和父母一起居住,据死者父母交代,死者死前和平日一样在练功房练习舞蹈,然后是晚饭时分,死者母亲去喊死者吃饭,才发现死者已经死亡。


因为死者房间一直有播放歌剧,开枪时的枪响也被遮掩,并不能准确判断死亡时间。只能根据法医的尸检,大致推测是下午1:00~2:00。


死者家在Q市的富豪区,住的是别墅。据死者母亲叙述,死者当天用过午餐,一直在练功房从没出来过,当天家中也无访客。至于有外人潜入,就更加是无稽之谈。


所以,这是桩不折不扣的自杀案件?


这样的结案陈词别说当事人的父母不会相信,就连翻看卷宗的谢偃也不相信。


死者现年24岁,父母都是知名企业家,家境富裕,作为家中独女,一直倍受宠爱。而死者本身,因为天赋,在现在这个年纪已经可以频频上台表演了。


说起歌剧,在国内的形式并不好,一部好的歌剧,往往凝聚了整个歌剧团的心血,耗费的人力,财力都不少,但真正会欣赏的人并不多。“夜明”歌剧团也已经入不敷出很久,如果再没有扭转,随时会面临解散的窘境。


而为了解决这个困局,这次歌剧团已经编排好了新曲目,原本预定本月底在Q市开始第一场巡演,但在这个节骨眼林欣却死了。


这么一个家境优越,正处妙龄的美貌女子,要说她是自杀,实在找不出任何理由。


但这样没有一丝线索的案子,大多最后会直接被当成自杀结案,但林欣的父母施压,这件没人愿意搭理的案子便到了他们特殊案件组手中。


而在排查死者所有社会关系时,孙云成了重点嫌疑人。


孙云和林欣是大学同学,毕业后同样就职Q市的歌剧团,两人一男一女,是歌剧团公认的金童玉女。据知情人透露两人也的确是情侣关系。


而林欣死前的最后一个电话,来自孙云,12:37。


一般凶杀案首先怀疑的都是死者身边关系密切的人,说来可能讽刺,亲人、朋友、情人,这些人犯下凶案的可能性远远大于死者的仇敌。


而通常报案,或者死者最后见面、通话的人,是凶手的概率更是高。


基于这两条,孙云和死者既有感情牵连,又是最后通话人员,嫌疑一下子便提高了。


谢偃见到孙云的时候,对方的情绪有些低落。为了便于查案,林欣死亡的消息一直是封锁的。而孙云也是在被带回警局后,知道了对方的死讯。


“3月21号,下午一点到两点,你在哪里。”


“最近团里都在准备月底要巡演的人歌剧,给我们几个主演都放了假,那天和平常一样,在家里练习舞蹈。”


“有没有人可以证明。”


“没有,我是一个人住的。”


“3月21号下午12:01到12:37,你和死者通话长达半小时,而在这之后不久,死者身亡,请问你们都聊了什么。”


“都是有关歌剧的,这次月底的演出,团长寄予很大的期望,大家都很重视,在这之前几天,虽然我们都在家各自练习,但通话一直没断过。”


“我知道你们找我来的目的,你们警方办案的流程我还是知道的。现在在你们看来,我大概是最大的嫌疑人,但我不是,希望你们不要在我身上浪费太多时间。”


孙云说这些话时,眼睛直视谢偃,可以清楚看到他眼里的认真。


谢偃不为所动,“那么最后一个问题,你觉得林欣是自杀还是遇害。”


孙云没有回答。


谢偃也不勉强,伸出手道,“谢谢孙先生的合作。”孙云握住谢偃的手,握了握。
——————
“案件进展如何。”沈夜询问。


“孙云不是凶手,但他在撒谎。”谢偃说出自己的看法。“刚刚告诉他林欣死讯的时候,他惊讶的表情没超过一秒,表明他的确事先不知道这件事。基本可以排除他下手的嫌疑。”谢偃分析道,“但当我问及他下午一点到两点在哪里时,他的眼睛是向右看的,向左代表回忆,而向右代表说谎。”


“而在整个问话过程中,他一直避免提到死者的名字,一次也没有,这是因为撒谎者很少使用他们在谎言中牵扯到的人的姓名。而我最后的那句问话过后,我握他的手,他的手是凉的,表明他在害怕。”


“所以,孙云一定知道林欣死亡的内幕。”谢偃总结道。


“分析的不错。”沈夜淡淡道,“说说你们下一步的打算。”


“不用看我,验尸才是我的职责,破案不归我管。”瞳表态道。


“我已经把把孙云的电脑、手机都黑了,应该很快会有线索。”谢衣连忙表示。


至于初七,“林欣和孙云既然都是歌剧团的成员,这次歌剧团又有新剧上演,过去看看大概会有线索。”初七一本正经的解释,“我刚刚在网上订了周末的歌剧的门票,组长到时候和我一起去看吧。”


不亏是行动力最爆棚的初七,上来就直接约人!


阿夜一定不会同意的!谢衣和谢偃在心里碎碎念。


“既然是为了查案,那就一起去吧。”沈夜一槌定音。


谢衣VS谢偃VS初七,第一局,初七胜出!

评论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