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楼月

甜品事故簿(01)

羊驼全灭:

没错,是事故,不是事件。


因为是甜品事件簿的衍生番外。


时间线在事件簿尘埃落定之后。


事件簿会填完,就只不过……手中虽有键盘,还需天意成全……


=========================




【一】




  终焉之战后的第五天傍晚,在床上伟人睡棺的浣熊终于幽幽地睁开了眼睛。


  它缓慢转动着眼珠打量了一会儿四周,然后目光停驻在了匍匐于床脚角落、看起来因为累坏了所以正在打盹的黑猫身上。


  时刻紧绷神经的黑猫敏锐地察觉到了这道视线。只见它一下就抬起了头,随即耳朵一折眸光一闪,又急又小心地一跃就跃到了浣熊枕边:“谢衣!”


  “……阿夜……”浣熊的声音听起来依旧气息奄奄有气无力,干涩得仿佛被烘干的柏木。


  “我在,我在。”黑猫用头蹭了蹭它的脸颊,“我就在这里,哪也不去。”


  浣熊点了点头,突然发出了一声有些变调的咕噜:“……阿夜,我……”


  “怎么了?!”黑猫一下就惊得变作了人形,他紧张地伸出手摸了摸浣熊的额头,一脸的关切与担忧,“是哪里不舒服了吗?!”


  “不、不是……”浣熊努力地摇了摇头,而后抬起眼,一脸悲戚地看向了沈夜,“其实是……我做了一个梦。”


  “……什么梦?”


  “梦到阿夜的脖子好香手臂好香大腿也好香……”


  “……”


  “然后我就……饿醒了……”


  “……”


  “所以我现在能吃吗?”


  


  ……


  


  沈夜面无表情地往浣熊脑袋上砸了个软枕。






【二】




  谢衣彻底恢复元气之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其实是重新装修甜品店,原因无他,不过是……




  蓬勃绿萝。


  ——惨死羊嘴下。


  可爱多肉。


  ——惨死羊嘴下。


  纸雕模型。


  ——惨死羊嘴下。


  电缆电线。


  ——惨死羊嘴下。


  桌脚凳脚。


  ——惨死羊嘴下。


  


  要不是这只山羊还有着基本的敌我认知和饮食素养,估计浣熊黑猫还有花栗鼠也得惨死羊嘴下……


  至少它们的毛会惨死羊嘴下。


  


  ……




  所以说蝗虫过境算得了什么,某只山羊过境才叫真·片甲不留。


  即便十二一路追在它后面拼命呐喊“瞳大人那个不能吃啊吃了我们真的会被大祭司大人给扔出去!”,它依旧保持着“不要打扰我飞升”的冷漠表情,嘎嘣一口,就把沈夜新买的姬玉露给吞了。




  ……


  


  所以说,羊,真的……


  超固执的诶!!!


  






【三】


   


  老天爷是公平的。当它给了你一张异乎常人的嘴时,它同时也会给你一副异乎常人的脑子。


  以上,是沈夜看着山羊形态的瞳把自己的羊角挂在两个山头间的铁索进行羊角飞行时,心中划过的一行红色加粗初号宋体字。






【四】




  “这是节省传送灵力。”已经到了另一个山头都还依旧挂在铁索上的山羊,眼神依旧是标志性的目下无尘,声音依旧是标志性的无波无澜,“我们现在不比以前了,阿夜。”


  沈夜默默地翻了一个白眼:“呵呵。”


  而和他并肩而立的谢衣,不知道从哪儿随手掏出来了一个苹果,一边啃了一口,一边发音含糊地哼唱了几句:“窗外的七杀,在电线杆上多嘴。我说这一幕,很有智障的感……嗷——!”


  山羊嘭地就变作了人形,对谢衣实施了惨无人道的格斗必杀技之——


  压不死你。


 


  


【五】




  如果有某位将死之人在此刻路过此地的话,他一定会惊讶于自己的眼中所见——




  一只白色的半大山羊头顶一只花栗鼠挂在铁索中间,一只黑色的猫咪在铁索尽头冲着山羊浑身炸毛呲牙咧嘴。


  另外还有一只号称动物界老流氓的浣熊,正在试图用它的小爪子把铁索的最后一环从岩石里抠出来。






【六】




  这次任务之后前七杀祭司大人又找到了新乐趣,那就是真·挂电线。


  对此沈夜表示:“怎么没电死你!”


  瞳挂在电线上,一边撕扯着旁边大树上的树叶嚼嚼嚼,一边居高临下地冷静看他:“阿夜,我们都早就死过了。”


  沈夜沉默了半晌,转身进屋:“谢衣,蛋挞你做好了没有?”


  




【七】




  十二学会了逛知乎。


  然后这一天他发现了一个问题:养羊是一种什么体验?


  


  ……


  


  清秀的眼镜小哥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看了看书店内越发稀少的书籍,还有各种各样的盆栽遗迹电线遗迹桌脚椅脚遗迹,长叹了一口气,一本正经地在回答栏里敲下了自己的答案——




  穷极一生,喂不饱一只羊。






——TBC

评论

热度(58)

  1. 西楼月羊驼全灭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