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楼月

【江周】击中我的心吧!

喵呜喵呜喵呜喵:

灵感来自新周边拿着弓箭的小周造型。
周.爱神.丘比特.泽楷。
大家一起买买买吧!

*有一句话喻黄。
———————————————
爱神周泽楷今天也在认真地苦恼着。

是射出的箭射错人了吗?

不是,他的箭法要比上一位爱神丘比特好太多,也不是随随便便开玩笑的类型;

是射箭的时候太用力出人命了吗?

不是,爱神的箭就算一箭穿心都不会觉得痛;
那是为什么呢?

——一切都要从他最近的任务对象说起。

前些日子,周泽楷接到了一个奇怪的任务:

让人类 江波涛 找到真爱。

这个任务实在是太模糊了,以往的任务都是类似于“让喻文州喜欢上黄少天”这样具有明确指向性的提示,可是这个人的真爱是谁到底怎样才能知道?
思考了半分钟,周泽楷背好翅膀,拿好弓箭,向任务单上提供的坐标飞去。


他只花了半天的时间就了解了他的任务对象江波涛。

他是大学学生,在宿舍里偷偷养了学校里的一只流浪猫;

他会弹吉他,声音也很好听,非常受女生欢迎;

他的发色和周围的人不太一样,据说是个混血儿;

他习惯周日的早上在图书馆泡一天,最喜欢喝的是不加糖的黑咖啡。

还有……笑起来很好看。

反正对方也看不见自己,周泽楷开始日日夜夜光明正大地跟着江波涛,寻找他的真爱到底是谁是怎样的人。

江波涛上课,抬头目不转睛地看着黑板,周泽楷坐在他的后一排,认认真真地研究江波涛头顶的发旋;

江波涛周日去图书馆,阳光温柔又热烈,他低着头看书,手边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周泽楷坐在对面的座位上,手撑着脑袋看江波涛;

江波涛睡觉,周泽楷躺在他对面的空铺位上,借着月光一根一根地数他的睫毛,小声哄那只不安分的猫别叫;

………

似乎有什么已经变得不一样了。从图书馆回去的路上,周泽楷跟在江波涛后面慢慢地飞,一面想着江波涛这样好的人会喜欢怎样的人。

是不是比自己还要好看?他心里酸酸的,说不出是怎样的滋味。

在他前面慢悠悠踱步的江波涛突然转过身。

周泽楷飞在半空,虽然知道对方看不见自己也觉得尴尬得要命。

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觉得自己的衣服奇怪,江波涛的眼神又像是要把自己穿透一般。周泽楷脸颊的温度开始逐渐升高,捏着金箭的手指都有些打滑。

站在他面前的江波涛突然向他的方向伸出手。

周泽楷:???

他握着周泽楷的手,一下子就把他从悬浮的空中拽到了地上。

周泽楷吓了一跳,他还在认真地思考为什么这个人类能看见自己,根本没来得及对这个行为做出什么反应,差点一头撞进江波涛的怀里。

“不开心的时候,就到地上来跑跑吧,一直用翅膀飞也是会累的。”

他怔怔地把翅膀收回肩胛骨,被江波涛拉着往前飞奔,周泽楷实在是不习惯用双足奔跑,磕磕绊绊得就像刚刚学会走路的孩子。

江波涛始终没有松开他的手。

而奔跑的感觉真的像江波涛说的那样很棒,耳边除了风声什么都听不见,身周的景物都在飞快向后退去,和江波涛交握的掌心温度高得惊人。

“小周……!”江波涛扭过头喊他,墨黑的眼睛像是会发光,“你……”后半句被呼呼作响的风声吹走了,只能看见他带着笑意的唇角张合。

“你说什么——”周泽楷也大声喊回去,把平素的羞赧内敛暂时丢到了身后,把一肚子的问号暂时扔到了风里。

江波涛突然停下来,周泽楷猝不及防地撞到了他的背上,就看见对方转过身子,手撑着膝盖一面喘气一面笑:

“我说,你长得真好看。”

他抬起手揉了揉周泽楷被撞红的鼻尖。

周泽楷站在那里,就像是一下子被自己的箭击中。

不不不,这种感觉比箭上附着的魔法更强大更美妙,他的心跳得快要从胸腔里跑出来,整个宇宙的光芒加到一起都比不上现在的每分每秒。

他不敢去想江波涛为什么知道自己的名字,也不敢去想江波涛为什么知道自己不开心;但是他愿意一厢情愿地觉得这是一个甜蜜的秘密,或许江波涛在自己认识他以前就已经喜欢……

他到底在想什么?

周泽楷想,周泽楷什么都不敢想,江波涛怎么会喜欢自己呢?

他们此前从未见过面,是完完全全的陌生人;人和神之间隔着那样巨大漫长的天堑,寿命的约束一下子就把他拉回现实;而且,江波涛是人类啊,根本看不见自己——等等?

他飞快地抬起头,看着江波涛带着笑意的眼睛。

江波涛明明就看得见自己!

每天自己是如何盯着他看,如何像个变态一样尾随他,一切的一切都被江波涛本人看在眼里。周泽楷的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恨不得立刻张开翅膀飞回天上去。

但是这样的话,他们相处的日子也就并不全是他的一厢情愿,而是真真切切在两人之间流动过的沉默光阴,一段独属于他们两个的秘而不宣的安静记忆。

………

周泽楷握紧了弓,决心要做第一件任务以外的事情,他拾起一支金箭,抬手瞄准了站在自己正对面的江波涛。

被金箭击中的人,会喜欢上自己被击中以后看见的第一个人。

江波涛愣了愣,随即温柔地张开双臂,嘴角愈发上扬:

“击中我的心吧——!”

周泽楷慌乱地去抱住往后倒过去的江波涛,尽管金箭没有实质性的伤害,但他在看到江波涛往后摔过去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心里发慌。

他的背后突然传来一阵刺痛。

周泽楷张大眼睛看着闭眼微笑的江波涛,他根本就没有晕过去,而是把自己的胸前的金箭费劲地拔下来,一鼓作气地把箭按到了周泽楷的背上。

“对不起啊小周,”江波涛轻声笑,“总觉得这样实在是太不公平了……所以,你也得爱上我才行。”

“尽管不这样我也会认真地喜欢你,我想小周你也是这样吧?”

——你在射出金箭以前,就已经击中了我全部的心。




END.
小周的这个任务是江波涛发布的。

断Wi-Fi真是写更新的唯一方式,大家周末吃粮愉快!

评论

热度(37)

  1. 西楼月喵呜喵呜喵呜喵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