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楼月

【翔周】变量加载中 01

开封菜:

突然,想吃甜楷


被人说文名很不走心,气










“在哪儿?”


听筒另一端传来嘈杂的背景音,夹杂着不时高声的尖吅叫与呐喊。对方没有沉默太久,声音经过电流变得有些沙哑。


“你终于忙完了?终于能给我打电吅话了?”他嗤笑一声,“放心吧,我哪敢求你留个门,周董事办公到深夜,好不容易有点睡意,怎么能吵醒咯。”


没等周泽楷说什么,孙翔就挂了电吅话。他挂了电吅话仍然不解气,手吅机再砸地上竟然没坏。孙翔撑着脑袋要了杯烈酒,他摘了墨镜抹了一把脸,调酒师看着他,愣了半晌才呆呆地拿出在冰桶里镇着的伏特加。


调酒师显然晃了神,混着的基酒除了伏特加还有龙舌兰和白兰地,还嫌不够,金酒、威士忌和白朗姆混在一起,比例有些不均,酒液呈现出晶蓝色泽。调酒师调配的这款tomorrow,融合了六大基酒,酒性很烈,一口干掉醒来就是明天。


从冰桶里拿出的伏特加放在边上还冒着凉气,孙翔盯着冰桶里那些不安分间或融化的冰块,从地上捡起手吅机扔了进去。 


孙翔重新戴好了墨镜,调酒师小心翼翼地看着他扣着岩石杯口一饮而尽。


很辣,舌吅头很麻,过一会儿连舌吅尖都没知觉了。孙翔眯着眼睛,不住地摩挲起无名指上的戒指。




有什么用!


能拴住谁啊!!




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想把它摘下来扔得远远的。


可他终究还是舍不得。




周泽楷看着手吅机屏幕,装在孙翔手吅机上的定位红点消失在一间酒吧。


孙翔靠在沙发上半晌脑袋还在晕。酒吧很吵,重金属的节奏点能逼着心脏颤吅抖。高分贝的尖吅叫让他有些烦躁。


刚才喝的那酒真他吅妈难喝。


孙翔扯了扯领子,墨镜后头的眼睛已经开始迷离,但他强撑着没倒,捏着高脚杯细柄的女人搂着他的腰,香水味道虽然浓烈但是不刺鼻,红色的唇印留在他的脖颈处,女人坐上他的腿,握着他的手解自己的胸吅罩。


很骚,而且很有料。


孙翔眯着眼看着她跪在自己面前,用牙齿拉下裤链,舌吅头嘬着,唾液几乎濡吅湿布料。


影子投在脸上,孙翔抬头,周泽楷站在面前。


白给看一场,女人翻了个白眼乖吅巧伏吅在孙翔身边,长发很有技巧地盖住了自己的脸。


“帅哥,换个地继续?”


孙翔没接话,视野有些晃,还有些重影。眼前朦胧,但那熟悉的感觉太潜移默化,他知道来者是谁。


孙翔试着尽量看清周泽楷,可他没能成功。


周泽楷沉默地看着孙翔。


孙翔按着太阳穴,神吅经一跳一跳地疼,“说点什么。”


周泽楷动了动嘴唇,还是没发声。


舞池的喧嚣和音乐的尖锐质感仿佛被调节了音量大小。


孙翔摘下了墨镜,声音并不大。


“你已经连话都不想和我说了吗?”他突然笑起来,“那你来找我算什么?”


他摇摇晃晃站起来,毫不怜香惜玉推开边上的女人,在女人呆滞的神情中拽起外套就往门口走。


经过周泽楷身边的时候周泽楷抓吅住了他的胳膊。


“不是。”周泽楷努力措词,“最近……”


“我知道,你忙,你是为了工作。”孙翔打断了他,“你不用和我解释。”


舞台上的灯光爆吅炸式地乱射一通,五颜六色的闪过色晕,定格在白色的灯光下。晃眼过后,孙翔的整张脸被照的一清二楚。


女人终于回过神,颤吅抖地尖吅叫了一句:“是孙翔!是孙翔啊!!!!!”


人群顿时炸开了锅,喧闹过后,凌吅乱的脚步声袭来。


孙翔显然对这种情况很有经验,本能快过思考,反手拉过周泽楷,大步离开。


出了酒吧空气骤然新鲜。


“开车来的?”


“打的。”


孙翔把车钥匙抛给周泽楷。


“车门口停着,你开回家吧。”


孙翔一字一句地说:“今天我不回去。”他这话的时候很吃力,肩膀塌着,头却高高昂起。就示吅威来说,非常失败。这对孙翔来说是极为罕见的情绪,绝大多数时候他都有着绝对的自信。


周泽楷握住了他的手。


“我们回家。”他认真地说。




五年吅前的今天他们也像现在这样握着手,比现在要更用吅力。


那时候周泽楷拿下被表叔经营的乱七八糟的公吅司没多久。孙翔也只是个刚刚以歌手身份出道的新人。


可是他们抛下了所有麻烦,就这样义无反顾地飞去国外。他们的手没放开,仿佛这样就攥着了整个世界。


飞机落地,那天温度有点低,还下着点小雨。他们都没有带伞,精心熨烫过的西服被雨点洇湿,俩人的头发软趴趴地贴在脸颊上。


到神父面前的时候或许是他们这辈子最狼狈的时刻,牙齿因为温度在打颤,手脚都是冰冷的,只有握着彼此的地方烫的不像话,于是就这样支撑起了所有的勇气。


说“I do”的时候他们都没有笑,但是说完之后他们就不顾旁人,搂在一块边亲边笑。


因为太开心,就这样冒着傻气回了国,想好的顺路去和风车拍个纪吅念照也没拍,光顾着攥机票护照,上了飞机才发现钱包不见了。


被顺走了还是不小心丢吅了谁也说不清,证吅件也在里面,补办手续有多麻烦他们都没有去想。


戴着戒指的手指头勾着对方的,孙翔向空乘要了小毛毯,盖在俩人的脑袋上,在刻意制吅造的黑吅暗下和周泽楷唇齿交吅缠。




孙翔的车和他本人一样张扬,红的像火一样的跑车在夜里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孙翔拽下安全带扣好,漠然看着周泽楷握着方向盘的手。


手指修吅长漂亮,骨节分明,握着的时候像是握住了上好的端砚,温润的舒服到不行。


除此之外,周泽楷的手上空无一物。




孙翔的目光太明显。路况不算好,周泽楷专心开车,竟然没有察觉。


藏着掖着不是他的风格,孙翔歪着头解吅开周泽楷的领口,松开他的领带。


周泽楷迅速瞥了他一眼。


孙翔从周泽楷的颈间勾出了条项链,和自己无名指上同款的戒指充当了吊坠。带着体温吅的热度。孙翔握着那枚戒指,突然凑近了周泽楷舔吅了他一口。


鼻息很热,身上的酒精的味道很重。刺鼻的是烟草和香水的沾染。


周泽楷没被孙翔吓到,很习惯似的减了速,摸了摸吅他的头。新发型有些扎手,但是感觉不坏。


他太了解孙翔了,孙翔喝了太多酒,紧绷着弦状似清吅醒,松懈下来早已是一塌糊涂。


接下来的车程孙翔靠在周泽楷身上醉眼朦胧,喉吅咙里不住发出呼噜呼噜的轻哼。他的手不安分,熟练地拉下周泽楷的裤链伸进去揉了揉。


周泽楷耳朵尖有些发红,拍掉孙翔的手软乎乎说了句:“先回家。”


孙翔懒懒嗯了一声,人靠回了副驾驶座,抽吅出手换了个地方攻城略地。


这回孙翔摸进了周泽楷的内吅裤掐了把他的屁吅股。




“停车。”孙翔勉强挤了俩字就开始掰车门,周泽楷赶紧把车停到路边。


孙翔没等车停稳就冲下了车,扶着人行道上的树就开始干呕。周泽楷跟着下了车蹙着眉头看着孙翔。


整天都没吃东西,酒倒是喝了不少,呕出的只有液吅体。孙翔好一会儿才缓过来,随意抹了把眼睛流吅出的生理盐水,晃晃悠悠不知道要到哪儿去。


他看见周泽楷了。


于是孙翔拉开车门坐了回去。


周泽楷松了一口气,车子重新起步。


孙翔的头磕在玻璃窗上,他没喊疼,只是闭着眼喃喃地说:“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不是这样的……”




周泽楷没吭声。


孙翔等了一会儿,再没说话了。




孙翔的酒量不算好,但在一场又一场的饭局中被淬炼地炉火纯青,tomorrow固然烈,却并非不能忍受。


到家之后孙翔把自己关进了浴吅室,衣服都没脱就开花洒,淋了一声水,似乎还刷了牙。出来的时候浑身湿答答的,跟醉汉显然不能理论,周泽楷帮着孙翔把全湿吅了的衣服裤子给脱了,把裸吅着的他擦干,塞吅进了被窝。


等到卧室门被吅关上,孙翔才慢腾腾的爬起来发呆。


周泽楷端着杯醒酒茶回来,孙翔正一眨不眨盯着门口看,他的眼睛很亮,眼神一点也不温柔,被这样的眼神盯久了会产生跟野兽对视的错觉。


周泽楷把醒酒茶递到他的嘴边,孙翔安静地喝了。


不管周泽楷把什么递到他嘴边,往往孙翔先张嘴,过后才问是什么。这次他连问都不问了。醒酒茶很苦,涩味抖着舌根能让人一个激灵。孙翔眉毛都没动一下,却喝得很慢。。


他挑着眼看周泽楷,周泽楷的手握着杯子,抬手稳了同样久的时间。孙翔一口气全干了,握着周泽楷的手腕把杯子放在了床头柜上,捏着他的下巴吻了上去。


周泽楷像是笑了笑,轻轻印着孙翔的嘴唇。


他们很久没靠这么近,更别说接吅吻。


醒酒茶的苦味在温柔缱绻中被悉数卷走,和周泽楷的性格一样的吻,软吅软糯糯,甜的能把所有耐性都丢到一旁弃之不顾,孙翔揉吅着周泽楷的耳吅垂,进而大力揉过他的后颈,接着是后背。


周泽楷的拇指抚过孙翔的眼窝,抿着嘴唇颇有些羞涩的味道。孙翔解吅开周泽楷衬衫纽扣的手都在抖,呼吸凌吅乱不堪,密密实实的吻接连不断地落下来,从喉结到肚脐,孙翔在周泽楷身上压了一串的吻痕和牙印。


周泽楷小口小口地喘着气,捧着孙翔的脸似乎有些出神。寂静的空间只有吮吅吸和喘息的声音。


周泽楷的身吅体慢慢地烫了起来,他们浑身赤吅裸,紧紧拥吅抱在一起,孙翔舔吅着他的乳吅头,嘬着还嫌不够,牙齿和舌吅头轻轻吅咬着拨吅弄,周泽楷哼出了声音,是孙翔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呻吅吟,隐忍但是风吅骚,小勾子一样能把人拨撩到无法把持住。


孙翔显然很喜欢揉吅捏周泽楷的屁吅股,他两只手都抓着臀吅肉,缓慢而大力地揉吅着掐。


“宝贝儿”孙翔含吅住周泽楷的耳吅垂,“腿打开……再张大一点。”


周泽楷的手指紧紧扣住了孙翔的后背,他看着孙翔的眼睛,小扇子一样密的睫毛眨了眨,乖乖照做了。


孙翔滚吅烫而坚吅硬的东西并不很费力地插了进去。


“之前自己做过了?”孙翔满足地叹着气。


周泽楷把嘴唇咬住了,脸上有些被吅拆穿的羞耻。


这羞耻毫无必要,五年的时间他们谙熟彼此的身吅体,再荒唐的姿吅势再荒唐的地点都试过,而现今却像是回到了过去。


周泽楷环着孙翔的腰,大吅腿敞开到一个一览无余的角度。


孙翔在周泽楷的大吅腿吅根留了个吻痕,他似乎越来越清吅醒。


埋在温热紧致的地方太过惬意,孙翔不急。有一搭没一搭地挺跨。


“舒服吗?”孙翔很有特色的嗓音带着些笑意。


“要我动还是不动?”他握着周泽楷的手腕,“要快一些还是要慢一些?”


周泽楷昂着头,别过眼,表情很是不安,却像小奶猫似的飞快舔吅了舔孙翔的唇角。


孙翔愣了一瞬,眯着眼挺身居高临下,他重重地顶了进去,掐着周泽楷的腰不带停歇的抽吅插起来。


身下的男人有着一张精致的脸,从眉毛到下巴都浑然天成,看久了能把心陷进去。赤吅裸的肉吅体同样漂亮地不像话,柔韧而有力度,情吅动时候的汗水滚过皮肤,汗津津的能让人情迷意乱。


周泽楷喘着气,看着孙翔在他身上只剩了痴迷,心跳声砰砰的,他握住孙翔的手,嘴唇落在无名指上的戒指上。


“孙翔。”


“嗯……?”


唾液顺着嘴角在下颌划出银丝,眼泪有些失控地砸在枕头上。


孙翔凑下来吻着周泽楷湿吅漉吅漉的睫毛,周泽楷的睫毛扑闪了几下,轻轻擦过孙翔的嘴唇。




“亲我。”




tbc



评论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