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楼月

【谢沈/初沈】ABO 从此醉 23

茶泡饭:

23.


谢衣承载了沈夜太多的第一次。第一次说“我爱你”,第一次与人接吻,第一次和人做·爱。尽管因为激素的原因,事后他对那一次热潮期的许多细节记不真切了。但他记得谢衣手掌抚摸到他皮肤上的温度,比浑身发热的他还要滚烫。记得谢衣在他身上留下的一个个吻,每一个都是一种新的刺激和体验。还记得谢衣第一次进入他时带来的快感……


沈夜躺在床上,闭紧了眼睛。在牢狱中,alpha和omega的犯人都被注射了抑制激素上升的药剂,他们过着一种不同于墙外的,无欲无求的生活。可是在回忆往事的时候,他竟产生了久违的,进入了热潮期的错觉。


沈夜拉下被子,深深吸了几口冷冽的寒气。他睁开眼,靠近屋顶处的小窗透进一丝寒凉的月光。其实,要让这种带着生命力的企盼被浇灭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只要再接着回忆下去,就足够他从魂牵梦萦中清醒。


两人相处日久,谢衣很自然地就知道了沈夜的生意并不如表面看上去干净。他对此倒没明说过什么,只是沈夜自己偶尔不安。因为有更多的事是谢衣不知道的,比如在父亲猝死后,沈氏一度场面混乱,为了避免夺权,他甚至还杀过人。沈夜并不为了那个人而愧悔,许多人的手上都不干净。但他也知道,杀人本身是被普通人所恐惧的。相比之下,洗钱、行贿、生产伪药,都只是更轻的砝码,一块块压在沈夜心上。


趁着两人情浓的时候,谢衣也曾旁敲侧击。问沈夜今后有什么规划,要做什么生意,甚至还很显然地问他,有没有想过干别的工作。


沈夜也多少次暗自思忖,花多少年结束这桩买卖,花多少年能切断那条线。他甚至想,等董事会的叔伯被熬死,他也等得起,可是叔伯老了,还有他们的子侄。人的贪欲是能被遗传的。


沈夜在米国呆了大半年后,又回了国内,和谢衣真正相处的时间,其实没那么多。他尽量挤出时间来回飞,谢衣也会在有假期的时候回国找他。两人在一起两三年后,谢衣快毕业了,沈夜问他有什么打算,谢衣说暂时想留在米国,有一个非常好的实验团队愿意接纳他一起研究前沿课题。沈夜自然支持。


不过谢衣那次又说,想和沈夜谈一谈两人今后的生活。


沈夜起初心里一紧,以为他是要分手。沈夜知道两人其实有很多潜在的问题,聚少离多,还有他这边不能让谢衣知道的生意……


幸而,谢衣只是说,觉得两人这样的恋爱还不够稳定。


“有时候甚至热潮期都不能在一起。让你一个人我很不放心。”


沈夜松了口气:“有什么不放心的。啊……难道你怕我和别人……”他面对恋人,已经能通过开玩笑来掩饰。


“我们都结契了,我怕什么?”谢衣也是笑,“我只是担心你的身体,打抑制剂不太好吧?”


谢衣总是能很自然地说一些关心的话,令沈夜迷恋于他的温柔。单从为人看,他其实也很羡慕谢衣这样的人,落落大方,热情幽默,与谁都能沟通良好。沈夜知道自己,虽然看上去很有地位,但地位本身也是他的拐杖,缺少了这些外物带来的光环,他是一个普通而乏味的人。


“如果能把生意什么的,放到米国来就好了。”谢衣把头搁在沈夜肩膀上。这是他俩常用的姿势,谢衣暖烘烘地贴在他身后,让他觉得安心。


“哪有那么容易。”


“明天又要走了……我一刻都不想和你分开。”


沈夜的心因为谢衣的话化成了一滩水。他突然很能理解什么叫“从此君王不早朝”。现在最棘手的就是与砺罂的合作,等到能彻底断了在棉国的线,让那些垂涎已久的饕餮之徒断了念想,他就卸下职位。


“好啊。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你天天见到我,可不要嫌我烦。”


“真的?”谢衣喜出望外。


“我也不只是会做生意的。我啊……还会吃喝玩乐,还想和喜欢的人周游世界。”沈夜难得说出自己幼稚的梦想。


“我养你!我陪你!”


沈夜用手肘挤了挤他:“我说是你了吗?”


“阿夜……”谢衣拖长了调子,撒娇似的亲他。






如果一切停留在那一刻就好了。


沈夜怎么也没想到,看似单纯、容易哄骗的谢衣,竟然会跟他到了棉国。让他亲眼看着砺罂手下的人用枪顶着谢衣的头。



评论

热度(15)

  1. 西楼月肉泡饭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