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楼月

『彗星』 05

白夜Oliver:

   江波涛带着楷楷回到家,进门换好鞋,径直走到沙发旁,一下子倒了下去,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塞住了一样堵得慌。


   江波涛自己也没有想到周泽楷对自己的影响有这么大,他觉得自己终归是不会用这一对话来当借口的,虽然那番话在那时说出来完全是出自内心。


   周泽楷并没有正面回答他,这让他十分不舒服。


   他曾经亲眼所见一个原本跟周泽楷关系挺不错的女孩子在某天跟周泽楷告白以后就被他疏远了。


   并不是那种不理不睬的,刻意逃避的疏远,而是面对面时礼貌而带有距离感的言行,就好像无时无刻在提醒你,已经回不到从前了。


   说实话,江波涛是害怕的,害怕被周泽楷疏远,害怕跟周泽楷闹僵,更害怕被周泽楷误会。


   他翻了个身仰躺在沙发上,抬起手臂遮住刺入眼睛的白炽灯的灯光,一种不可言喻的苦涩在胸腔中蔓延开来,逐渐扩散到整个身躯。


   但它丝毫没有停下来的趋势,依旧源源不断地,从那颗跳动着的鲜红的心脏中涌出,如海浪般汹涌。


   客厅的灯光悄悄地溜进了没关紧门的书房里,微弱的光亮使黑暗的书房稍微亮起来了些。


   靠墙的书桌被主人整理得干净整洁,只是桌面上放了一张摊开的纸,纸旁边是一个十分正式的信封,上面盘绕着两条纹理复杂却十分细致的龙。


   显然,这是用来装国家机密的。


   那张摊开的纸上大部分都是空白的,只有正中间有三个用黑色墨水写上的字,利落的笔锋勾写出周泽楷的名字,然后用触目惊心的血红色在那名字上打了一把叉。





   江波涛发现周泽楷近几天情绪十分不稳定,虽然他表面上依旧跟平常没什么两样,但他瞒得过别人,却瞒不过江波涛。


   江波涛知道周泽楷一些可能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小动作。比如比平常抿得更紧的唇,总是在桌子以下悄悄握紧的手,整天被压低一丝弧度的眉,这些无一不认证了江波涛的看法。


   像现在,周泽楷独自一人坐在空荡荡的食堂,他来得太晚,别人都已经吃完离开了。


   江波涛远远地看着他,发现过了有那么几分钟了,但周泽楷面前的餐盘里的饭菜却是一口没少。


   江波涛去打了一碗饭走到了周泽楷面前,然而那个坐着的人不知道神游到哪里去了,竟然一点反应也没有。


   「砰——」江波涛把餐盘放到桌子上发出碰撞的声音,眼前的人终于回过神来了,漂亮的杏眼里全是惊讶。大抵是没想到这个时间还会有人吧。


   「小周,怎么这么晚呀?」江波涛先打破这个沉默的气氛。


   周泽楷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抿唇笑了笑,却没有回答江波涛。他把玩了一会儿手上的筷子,然后吃起饭来。


   「最近遇上什么不顺心的事了吗?」江波涛挑了一个居中的问法。


   周泽楷抬头,大大的眼睛望着他,深黑色的瞳孔中透露出单纯。他摇了摇头,却不知眼底深处的慌张被江波涛尽收眼底。


   江波涛觉得他暂时不会跟自己说话,也就不再自讨没趣,埋头吃了起来。刚刚等待周泽楷来食堂等的太久,他的肚子自然也是饿得不行。


   江波涛知道,在自己低头吃饭的时候周泽楷抬头来看了他一眼。他想像得到对方的眼神是什么样的,肯定是那种审定判断的样子吧。


   他需要确定自己能不能信任。


   现在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话会不会被信任呢?


   江波涛现在挺纠结的,他既想要得到周泽楷对他无条件的信任,又出于一些原因不想让他太相信自己。


   国家的利益和个人的利益该如何取舍呢?


   江波涛不知道,至少现在是不知道的。


   「小周,吃完了吗?你等等我!」对面的人已经在江波涛想东想西的时候解决掉了饭菜,正端着餐盘准备走的时候,被江波涛叫住了。


   周泽楷显然是想说什么,但他终是没说出来,端着餐盘站在那里等着江波涛。


   江波涛随便扒拉了几口就端着餐盘站起来了。


   「好了,走吧!」江波涛假装自己吃饱了的样子,其实内心早已开始掀桌了。


    两人处理好餐盘之后往回走,期间江波涛发现周泽楷虽然依旧是不说话,但是对于他的话题偶尔会点点头,表示同意之类的。偶尔也会直接在他面前神游。


    他大概已经信任自己了吧,江波涛这样想着。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在自己的面前直接表现出来。


    虽然是这样想这但江波涛却开心不起来,心脏好像被什么东西缠住了一样勒得难受。


    即使是这样他也如往常跟周泽楷搭话一样地找着两人之间的共同话题,时不时就说出一句,把周泽楷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江波涛已经习惯这张面具了。


    途中周泽楷的手机响了起来,江波涛拍拍他的肩膀说「我在前面等你。」然后得到了周泽楷略带歉意的笑,在周泽楷接通电话时朝着走廊尽头的窗户走去。


    江波涛将双臂交叠撑在窗台上,向外面的机场望去。特殊材质的地面在蓝天下显得特别好看。


  微风吹过,撩起江波涛的发丝,那双深邃的眼睛里却平静得毫无波澜。


  周泽楷接完电话回来后的状态比刚才要更差了,江波涛什么都没问,只是笑着对他说「我们走吧!」


  周泽楷腼腆地点点头,跟了上去。


  「江,你家的猫?」周泽楷走着走着突然出声。


  「小周你说楷楷吗?它挺好的呀!就是可想你了。」江波涛调侃道,他明白周泽楷是在转移他的注意力,于是出言稍微有一点点小恶意。


  果不其然看见周泽楷红了脸,这让江波涛忍不住想难道他是那么容易脸红的体质么!


  虽然忍不住想吐槽但是真的好可爱。





 

  周泽楷在下午的时候又开始胃疼,他咬着唇拽着江波涛的衣服,眼神里的意味很明显。


  他想让他送他回家,这的确是一个制造不在场证明的好主意。


  江波涛微笑着答应了。看着周泽楷略微有点放松的神色,他感觉到自己竟然没由来地心疼起来。


  送他回到家,陪着他捣鼓了一阵,江波涛装作困倦的样子请求住下。


  周泽楷一面表现出为难的样子勉强答应,一面又默不作声地在心里欣喜。


  在江波涛佯装睡下之后,他感觉到身边的人离开了。他将眼睛稍微睁开了一丝,黑暗中周泽楷进了浴室,接着是一阵细微到几乎听不见的声响。接着,就再也没有了动静。


  江波涛在确认周泽楷已经不在里面之后,缓缓的坐了起来。

 

评论

热度(32)

  1. 西楼月白夜Oliv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