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楼月

有狐(一)

吕蘅之:



楔子


仙界不知岁月长。


星辰在银河里亘古不变地转动,整个抚仙殿寂静无声。


蔺晨拎着一壶青露酒走进抚仙殿的时候,就看到梅长苏手里边拿着颗洞庭红橘剥皮,边笑眯眯地看着一旁的水云镜。


水镜照出人间某处景象:一座山脚下草地上,一只小小的玄狐追着飞舞的蝴蝶玩耍,没一会儿又缩着爪子在柔软的草上像球一样滚来滚去,玩得不亦乐乎,最后竟把自己滚进了草地边缘的小溪里……


大概还是只幼狐,圆滚滚胖呼呼的,形态憨然可爱,看得梅长苏满脸温柔笑意。


蔺晨脸上闪过一阵微妙的神色,他坐在梅长苏对面,也明目张胆地往水云镜上看了一眼,啧啧称奇,道:“玄狐世间难寻,想不到你还能发现这么纯正的一只。”


梅长苏突然衣袖一拂,水云镜上的画面立时消失不见。


蔺晨气到内伤,“要不要这么小气?我看看怎么了?”


梅长苏神态自若,将桌上的两只酒杯倒满酒,一杯递给蔺晨,一杯自己端起慢慢饮着,问道:“你刚刚说什么?玄狐怎么了?“


“世间狐族都以白狐和玄狐为尊,尤其玄狐,大多是狐中王者,你刚看到的这只,我猜一定是狐族的某个小王子吧。”


他说到一半,见梅长苏颇感兴趣的模样,反而打住不说了,转而问道:“你平时里对这些人间奇珍灵兽什么的不是不感兴趣吗?上次还讽刺了颇好此道的长平仙君几句。”


“只是闲来无事随便看看罢了。”梅长苏笑了笑。


“真的只是随便看看?”蔺晨挑了挑眉,“几百年前,仙子青女因看到水镜显现的人间万象而思恋凡间,天帝一怒之下命其入炼心池,至今不得出。这件事你也知道吧?”


仙人看似无拘无束,实则仙界才是天地间最冰冷最森严之地,身处其中,可炼丹,可织云,可养兽,唯不可思恋凡间,那是天界大忌。


从古至今的千万年岁月里,已发生过太多因此而生的悲剧。


“这件事我自然知道。”梅长苏听出蔺晨话里深意,淡然道:“你也说了她是因思恋凡间而被罚,而我只不过‘不小心’打开了水云镜,看了看人间,你难不成还会去向天帝告状?”


“我自是不会。”蔺晨皱眉道:“但谁知道其他仙友会不会呢?”


梅长苏不以为意,“我这抚仙殿这么偏僻,除了你和飞流,哪又会有什么其他仙友过来?谁又能看到我在做什么?”


蔺晨心头一跳,不知该怎么反驳梅长苏。算了,正主不在意,他也懒得操这份心,但愿梅长苏真如自己所说,只不过随意看看。


蔺晨不说话,梅长苏便也不再开口,一壶青露被两位喝得精光,喝醉了的蔺晨摇摇晃晃地回自己的仙殿去,准备睡他个地久天长。




一、


梅长苏奉天帝旨意来下界找一样灵草,他在凡间兜转半日,竟在一个极其熟悉的地方发现了灵草。


那个他在水云镜里看到的、小玄狐每日玩耍的小溪边。


世间万物讲究缘法自然,这也应算是他们之前的缘份吧?梅长苏心中有些意外,又有些微妙的喜悦感。


那只小狐狸今日也在这里吗?


梅长苏还未将灵草收入袖中,眼角便瞥到身后不远处,从一棵树后小心翼翼冒出一个头的小狐狸,小狐狸竖立着一对小耳朵,有些警惕又有些好奇地打量着他。


他背着身,捏诀掩去身上的仙家气息,装作没发现小狐狸的样子。


小狐狸站在原地歪着头想了一会儿,突然后退两步,在草丛里就地一滚,悄无声息地变作了人类的模样。


他从树后走出来,“喂,你是谁?怎么跑到这里来的?”


梅长苏转过身。


小狐狸变成了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身上裹着套火红色的衣服,头发乱糟糟地堆在头顶,眉毛浓密漆黑,双眼大而圆润,鼻子直挺,唇色红润鲜艳,整个人玉雪可爱。


眼珠子也黑漆漆的,转动的时候透着一股灵气,像是银河的星辰之光,梅长苏再一细细打量,差点要笑出声来。


大约是幻化术不精的缘故,少年身后还拖着条细细的狐狸尾巴,而他本人无知无觉,只顾盯梅长苏瞧。


梅长苏本就长得温雅如玉,看见小狐狸后脸上一直挂着温和的笑意,既不惊慌也没出声,整个人看起来十分友好善良。


小狐狸变作的少年眨了眨眼睛,也慢慢地放下了警惕心,他看了一眼梅长苏手里握着的草药,咬了咬嘴巴,大概是在组织语言。


 


“你拔了我们的药草,快离开,不然我父王会咬死你的。”他往梅长苏面前靠近一点。


梅长苏将药草收起来,听了小狐狸的话不惊反笑,问道:“怎么咬?”


怎么咬?小狐狸觉得眼前这个人可真奇怪,他以前也见过一两次其他的人类,那些人一听到要被咬死都尖叫着跑得飞快,怎么这个还要问问题?


“就……张开嘴巴,用长长的尖牙咬你的脖子,这样咬……”小狐狸张开嘴巴,学着记忆里父王的样子咧着嘴巴,露出一对细细白白的小尖牙,尾巴还在后面摇来摇去。


梅长苏被那尾巴摇得手痒心也痒,努力克制住自己想将那尾巴捞到手里来摸一摸的念头。


“你不怕吗?”小狐狸见梅长苏一点都不害怕,忍不住再提醒他道:“被咬到会死的。”


梅长苏伸手摸了摸小狐狸的头顶,小狐狸往后一躲,避开梅长苏的手,梅长苏又上前一步,拉住那身量还未超过他腰间的小狐狸,替他理顺打着结的头发。


“我不怕,你父王现在又不在这里中,现在只有你在这里,你会咬死我吗?”


小狐狸被梅长苏的动作弄得有点懵,不过他感觉挺舒服的,他摇了摇头道:“我不咬你。”


“为什么?”梅长苏有些好奇,“你不怪我拔了你们的药草吗?”


“药草自己本来就长在这里的。我父王讨厌人类,所以不准你们来拔,说谁来就咬死谁。”小狐狸想了想,道:“我不咬你,不过你不能告诉别的人在这里看到过我,我也不告诉我父王你来这里拔草。”


“好。”梅长苏从衣袖时掏出一根蓝色的发带,动作轻柔地替小狐狸将理顺的头发半束起,这样子更像一个人类的小少年了。


“我叫萧景琰。”


小狐狸摸了摸头上的发带,抿着嘴巴,仰起头看梅长苏,“我王长兄说与人交朋友要先说名字,你叫什么名字?”


交朋友?梅长苏敛下眼眸,他一个仙人,如何与一只小狐狸交朋友?


然而小狐狸天真懵懂地望着他,以一个朋友的姿态,告知了他自己的名字。


“我叫苏哲,你可以叫我苏先生。”


二、


萧景琰带自己的新朋友苏先生参观自己的秘密树洞。


“这是我王长兄替我搭的。这里是整个青崖山最漂亮的地方。”


一片长满紫色月见草的山坡,山坡尽头长着一棵又高又大的树,萧景琰的树洞就在那里。


“晚上月亮出来后月见草就会发光,”萧景琰有点兴奋,他十分喜欢自己的这个朋友,迫不及待地邀请他,“你要留下来看吗?再晚一点月亮就出来了。”


梅长苏摸摸萧景琰的脑袋,笑了笑,“我要走了。”


萧景琰听了失望地垂下头,连尾巴也耷拉着,无精打采地在身后拖着。


“真的不看吗?很漂亮啊,我没骗你的。”他扁着嘴巴嘟嘟囔囔,“你是不是怕天黑了迷路?没关系啊,我可以送你回家的。”


梅长苏摇了摇头。


他望着小家伙溢于言表的失望,想安慰他说自己下次一定来看,然而谁又知道下次是什么时候呢?


天上一日,人间一年。


说不定等他下次再来的时候,小狐狸早已忘记他这个朋友了。


“我走了。”


梅长苏转身离开,走了几步回头去看,小狐狸仍旧站在那棵大树下,目光直直地望着他。


梅长苏忍不住又走回去。


萧景琰的眼睛一亮,“你要留下等月亮出来吗?”


 “以后记得好好练习幻化术。”梅长苏笑了笑,看了一眼萧景琰身后拖着的尾巴,道“至少要练到能把尾巴变没有啊。”


萧景琰听到赶紧将自己的尾巴甩到身后藏起来,有些害羞地问梅长苏:“你早就看到我的尾巴了?”


 


梅长苏点头,这次真的转身走了。


“你明天还会来这里拔草药吗?”


梅长苏既没回头也没回答。


萧景琰索性在地上滚了一圈,变回狐形,撒开四条小短腿追在梅长苏身后,喊着:“我每天都在这里的,苏先生,你记得来找我啊。”


梅长苏背影只顿了一下,便飞快出了青崖山的狐族结界。






 



评论

热度(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