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楼月

Plan B 01

Bodieijohn:

“那你打算怎么办?”面对好友的诘问,孙翔莫名地有些烦躁,刚刚揭开盖子的酸奶被重重地放回桌上。
他问他怎么办,这问题倒也不含糊。
自己到底能对那个周泽楷的事情怎么办?


S市的五月,明明还处于春天,却已显露出大半夏天的征兆。孙翔赶在六点半前上了公交车,要说为什么这么早,大概是因为这时候,没这么热吧……
人也比较少。
孙翔朝车内扫了眼,坐的只有几个老人家,还有两三个学生模样的人,好多位置都还空着呢。他过去随便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跟他隔着一个条过道、仰着脸的是两个脖子上挂着耳机的中学生,看上去似乎是跑出来通宵过了。毕竟这样的傻事情,孙翔在读书的时候也做过。
一切得都很正常。
大概也由于是清晨,车厢里没有令人窒息的汗水与焦灼烈日混合的味道,令孙翔感到无比舒服。车窗外送进温和的五月风,仿佛飞虫在他耳边喃语,孙翔感到自己的耳廓正在被微微凌乱的发丝撩着拨着,还挺痒的。
应该能在这里打个盹吧,困死了……
六点半,清晨的风与空气,赋予了近期稍燥热的S市一丝清凉,也捎给习惯了熬夜晚起的孙翔一大把浓浓的倦意,这种感觉对他还是太陌生了。又一个人上车了,像是犹豫了一下,再走到孙翔身后的位置坐下。也许是真的太舒服了,孙翔没多久便合上眼皮,居然真的短暂休眠起来。
他想他还是能够控制好这个盹的长度的,起码不会让自己坐过站。
人渐渐多了起来。
果然,当孙翔醒来时已经到站了,正要下车,突然有人拉住了他的背包正面的扣带。
“你怎么——”
孙翔转过身,只见另一位乘客,貌似是在他之后上车的那个,抿着嘴唇,递来一串钥匙长短的东西。
“掉了。”
而且还是那个东西。
“哦,是我的,”孙翔急忙接过,把东西塞进背包的某层里,“谢了啊!”说完便赶快跑下阶梯。
在倒后镜看到一直赖在车门前不走的孙翔终于下车后,公交车司机终于不耐烦地按下操作键。眼前的车门“啪嗒”一声合上,周泽楷这才从一瞬间的失神中回过头来。
他……
应该是叫孙翔没错。
周泽楷并非能通过短暂的接触就能摸清一切,而是方才拾起的掉落品上,就写着这个名字。
他眼睫低垂,倏而抬起。
周泽楷的目光,投向了黑色背包奔跑的不远处。


第二次见面来得很快,大概中午的时候孙翔再次坐公交回去。这次他精神多了,但车厢内开始有燥热的气息。
等等,这是……
孙翔四顾搜寻着热源。
不是汗味。
就在离他两步远的地方,站着一个人,他戴着白色口罩,但露出的眼睛仿佛树洞,揭示着他的秘密。
很窘迫的样子。


周泽楷现在不太好,可以说是,很糟糕。
他看见孙翔朝这里走来了。因为习惯了戴口罩只露
出眼睛,周泽楷善于观察别人,而孙翔也是他的观察对象之一,早上的时候。
现在他正朝自己走来……
可身后依然没有丝毫放松,伸入内裤,掐住后臀的力度,又加重了一点。
他好后悔,自己刚刚怎么没观察到……
有热乎乎的物体贴上来了。
怎么会这样……
他闭上眼睛,突然被孙翔的一声“死变态,你干嘛”惊醒了。
只见他抓住自己身后那个变态的手臂,狠狠地把那个流氓往外拽。
得救了。

评论

热度(9)

  1. 西楼月下个蛋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