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楼月

胡闹 五

红领巾在胸前飘荡:

周泽楷从小就长得漂亮。


江波涛记得他才刚摇摇晃晃学会走路时候的样子。那时候江波涛自己也才刚上小学,那年纪发生的绝大多数事都已经在记忆中变得模糊不清,但却也有极少数的一些,闭上眼随时随地都能忆起来。


比如他伸出手指小心翼翼想要戳一戳面前洋娃娃一样的小人儿肉嘟嘟的小脸,却被对方一把握住了手指的时候。小孩子的手看起来都是胖胖的,攥紧了像个白乎乎的小馒头,掌心里透着湿热的温度。


大人们叫他楷楷。他们说,楷楷,这是小江哥哥。


周泽楷那时候还不太会说话,只顾着握紧了他的手指,然后仰起小脸冲他笑,黑葡萄一样的大眼睛眯成一条缝。大人们教江波涛逗他玩,让他把脸凑过去对周泽楷说楷楷来亲一亲。江波涛红着脸试了第一次,周泽楷立刻抱着他的脑袋在他脸颊上糊了一滩口水。


到周泽楷上了小学,大人们早就不再这么逗孩子了,江波涛却还是会在没人在的时候把脸凑过去对他说,来楷楷亲一亲?


从来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对,直到那天周泽楷坐在他身边,仰着头对喝得有些犯晕的江波涛说,我也想你亲亲我,还想和你谈恋爱。


然后他一动不动看着周泽楷像那些年一直做的那样,伸手搂住他的脑袋,向他靠过来,最后却把嘴唇印在了不同的地方。




大概真的是因为他长得太好看了。


或者是因为还未发育完全的少年身体带着青涩的诱惑力。


他笨拙的动作和小心翼翼的态度,都显得那么可爱。


那不仅是血液里的酒精犯下的错。江波涛记得那天发生的所有事,每一个细节。记得周泽楷后来的惶恐和无措,记得与他赤裸的肌肤紧紧相贴时的灼热,他泛红的眼角和紧咬的嘴唇,他的害怕和顺从。


还有他用细小的手臂搂着自己肩膀,然后一下一下温柔地拍着他的背,对他说不要哭还有我喜欢你时认真的语气。


那么温柔又那么可爱。


但他分明什么都不懂。


是,他一定不懂。他只是在错误的年纪和错误的人做了错误的事然后产生了错觉。


而自己罪大恶极。


最好的挽回大概就是从此以后彻底消失在他面前。




江波涛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次成功的安慰,因为在那之后他确实再也分不出余力去为自己无疾而终的恋情感到悲伤。


他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完全想不了其他任何事。


他被负罪感压得喘不过气。




而现在,仿佛一切又开始重演。


但眼前的人,早已不再是懵懂的少年。


他在这些年里独自成长,早已褪去了当年的青涩,肩膀变得宽阔,鼻梁愈发挺拔,不再带有任何中性的气质,个子甚至比江波涛还来得更高一些。


他成年了。但他在江波涛面前,依然是个孩子。




“……小周,”江波涛觉得自己嗓子有些发干,声音中带着不自然的颤动,“你有什么必要做到这种地步呢。”


周泽楷睁开眼睛看他,表情看起来像是快要哭了。


他说:“你怎么那么蠢?”


然后他伸出手臂搂上他的肩头,仰起身来亲吻他。




江波涛不蠢,他知道的,一直都知道。


周泽楷喜欢他,从小就喜欢。这些名为喜欢的感情在那么多年里逐渐发酵变质,最终没有改变名称,却改变了所有的含义。


他明明知道,却不愿意去正视。他给周泽楷的感情擅自加上了年少无知的前缀,然后一厢情愿地自欺欺人。


假装不知道,或许就可以像以前那样同他相处。


他可以把自己所有的温柔和包容都给他,由着他任性胡闹,在界限之内。


但他可以给的,周泽楷根本不稀罕。




周泽楷接吻的技巧在那么多年里毫无进步。


江波涛不知道这究竟算不算是一件好事。他想问周泽楷说,你为什么不试着去接受别人,或许那样就会发现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谁非谁不可。


周泽楷那么优秀,就算江波涛早已脱离他的生活圈多年,对他现在周遭的一切一无所知,也能毫不怀疑地确定,他身边一定不缺爱慕者。他有足够的资本,有许多同龄人所向往拥有的一切。


他一直都充满魅力,在任何年纪。


他想,如果他这么和周泽楷说了,得到的回应大概会是:那你怎么不喜欢我。


这个问题的答案太简单了。


喜欢啊,怎么会不喜欢呢。


从他第一次主动亲吻他的嘴唇时他就知道了。


所以才会在负罪感中找不到出路。


爱情总是伴随着性欲,而周泽楷他还是一个孩子。


他反反复复梦见那个晚上发生的事,醒来以后觉得头痛欲裂,觉得无法面对自己。


而现在,他无法确定周泽楷依然对自己怀有这样的感情,究竟是出自真心,还是只是因为少年时期那一场错误带来的后遗症。他可能真的害了他。


他的理智逼迫他必须每一步都小心谨慎,不可以一错再错。




周泽楷小心翼翼地吻他,然后抱着他的肩膀说,我还是想和你谈恋爱,想你亲亲我。




所以理智这种东西如果管用,当年就什么都不发生了。




周泽楷看起来很委屈。


但这不够。


他还想要弄哭他。






TBC

评论

热度(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