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楼月

[江周ABO]归安 15

一炮泯恩仇:

15


今天放了小半天的假!


-


在很久很久以前,美好故事刚刚开始,你有玫瑰、音乐与美酒,还有微风轻轻起,世界和我都爱着你。


   -《在很久很久以前》莫峻


-


凌晨3:00。


周泽楷现在空荡荡的走廊里,白色的灯光独自发出寂寞的光辉,只照亮了小小的一块地方,前方的走廊被吞没在黑暗之中。


冰凉的空气徘徊在夜空中,医院的消毒水味飘荡在走廊里,钻入周泽楷的鼻尖,像一只无形的铁锤,不断敲击在他的脑海里,他低下脑袋,看着手上还未洗干净的淡淡血迹,有点发愣。


急诊室的红灯一直亮着,门外只有他一个人。


江波涛的家属联系不到。


周泽楷吸了口冷气,大脑开始运转。


就在两小时前,他与江波涛在车站分别,这是一切的结束,也是一切的开始,挥别过去,迎来新生。


周泽楷已经买好了去国外的机票,在与江波涛分手的日子里,他想安静地渡过这一段空窗期,过个三五年再回国,那时候他们可以做个朋友,在各自的婚姻中祝福彼此。


是的,周泽楷从没想过要永远与江波涛断绝。


这种事情没有出现在他的计划中过。


可事情从来不按人们设想的方向发展。


他曾经设想两个人在一起一辈子,结果根本行不通。


现在他设想即使不在一起吧,好歹以后大家冷静下来后能做朋友,可是居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周泽楷回想起的一幕,在他未反应过来的时候,那辆小车已经从江波涛身上撵过去了,接着大脑一片空白,恐惧在心头炸开。


真是狗血又俗套的剧情,观众都厌透了。


这又不是八点档。


可那么让人绝望。


救护车来得很快,周泽楷茫然地跟着一起上车,他看着江波涛逐渐惨白的脸,被单上逐渐染上点红色,然后想伸手去握住他,可护士阻止了他的动作。


周泽楷沉默,张了张嘴最终收回了手。


一直到最后,一群医护人员急急忙忙把伤者推进了急诊室,一个小护士递给周泽楷一张纸让他签字。


“你是家属吗?麻烦签下字好吗?”


不,我不是…我………。


我好像什么都不是。


周泽楷半天说不出说,拿着纸没有动作,一时间仿佛失去了所有力量。


幸好手术还是继续进行了,医生们总以人命为先,其他可以推后。


周泽楷一个人站在门外,他低着脑袋凝视手中的单子,白色的纸上什么也没有填写。


他尽量什么也不去想,比如江波涛家人也不会过来签字,比如他今天给江波涛买的牛奶他没有喝完。


比如,他可能永远也见不到江波涛了。


凌晨的夜是如此安静,幸福的情侣在房间相拥而眠,平静又安详。


周泽楷拿起旁边的笔开始慢慢写着,从伤者姓名、年龄、性别、有无重大病情记录、是否同意有死亡风险的手术。


他一排一排慢慢填写,时间好似静止。


“啪嗒。”


一滴水顺着鼻尖掉落在地板上。


周泽楷低着脑袋,略长的头发遮住面部,看不出他有什么表情。


他把手默默撑在墙壁上,四指紧缩,微微颤抖,随后又无力地张开,像失去支点一般,顺着冰凉的墙壁滑落。


“啪嗒,啪嗒。”


水滴越落越多,悄悄地掉落在地面,微微反着光。


啪嗒。


-


江波涛坐在床上,他吃着棒棒糖等周泽楷换衣服,他们正准备出去一躺。


说来话长,当周泽楷意味不明地邀请江波涛吃晚饭后,江波涛就发现食材不多了。


随即他们吃了一餐简单的晚餐,周泽楷那套衣服也穿了几天了,这会正准备换,他跑到房间拿出他经常穿的牛仔裤白衬衫,然后开始换衣服,江波涛吸了口气,看着周泽楷正很随意地把衬衫下摆往裤带里塞,不由心口一紧。


“小周。”


江波涛喊住他,走过去把他衣服从裤子里扯出来,“以后…不能总穿这些衣服啊。”


周泽楷不解。


接着江波涛又说“勒肚子,不好。”


周泽楷把头转到一边,生无可恋,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网上淘宝吧。”


江波涛摇头“不行啊,网货好多假的,都是有危害的纤维,我们出去一躺吧。”说着他又看了看周泽楷“你先穿我那套衣服,我给你拿。”


三分钟后,周泽楷就拿到了江波涛口中的“我那套”衣服。


周泽楷把衣服举起来看,一瞬间想丢掉。


这是一件连体牛仔背心,从下往上套的那种,本来是大街上随处可见的类型,可好死不死…………


正面印着小棕熊的脸,毛茸茸得瞪着乌黑的眼睛,可爱得不得了,背后还有个吊着的小尾巴。


周泽楷面无表情,心说这衣服我从幼儿园起就不穿了,现在都是20好几一米八一的纯爷们了,你让我穿这个,不如让我去吞剑,表演胸口碎大石。


江波涛立马察觉他的不满,赶紧解释“你想想,男人穿风衣耍帅算什么!真正帅气的男人,就是穿着可爱的衣服也一样帅出翔!”


周泽楷不想理他,又在十几分钟的江波涛软磨硬泡下,不情愿地穿上了。


还蛮巧,刚刚合身。


穿着萌系背带裤的周泽楷站在镜子前,转了一圈,觉得看久了也还顺眼,只要不碰到熟人也就无所谓吧,也便放弃跟江波涛撕逼了。


于是这两人就出门了。


百货大楼就在他们的公寓对面,这儿是个比较繁华的地段,基本上生活需要的商店一应俱全,他俩一前一后走过马路,在黄昏中留下彼此的影子。江波涛偶尔转过身等周泽楷,这样反复几次也麻烦,最后江波涛牵过他的手慢慢拉着他,两人逐渐并排,影子仿佛亲吻在一起。


到了百货大楼,5楼是孕育幼儿等各种综合区,江波涛也没想太多,就拉着周泽楷噌噌噌过去了。


一开始周泽楷还不太自在,总觉得周围有路人对他投来炙热的目光,像要刺穿他一样,让他浑身上下不痛快。
后来也就习以为常了,你们开心就好,你们开心就好。


围观的人逐渐多了起来,江波涛回头看了眼周泽楷,觉得这样把他牵出来遛果然不太好,一进商场,里面百分之九十的服务员都在看他啊,还有几个看了好几眼了!这样下去还得了。


江波涛又偷偷瞄眼周泽楷身后的小短尾,那团东西随意主人的移动正一抖一抖摆动着,晃荡个不停。


我给他偷偷买的这个衣服…以后果然还是只让他在家里穿着玩好了……出来太伤害人民群众。


想着,江波涛忍不住上去抓了一把。


“嗯?”周泽楷转头,他也不真傻,知道旁边人都在想些什么鬼,所以故作没看到以掩饰尴尬。


“别走太快,去那边看看啊。”江波涛悻悻收手,冲他笑了笑。


“哦。”周泽楷应了声,跟在他后面往前走。


五楼的商场蛮大的,毕竟这几年国家也在倡导广大人民多植树多造人,婴幼儿产业飞速崛起,好多AAOOBB使劲得啪啪啪,反正国家也出钱帮忙养了,这时不多生几个,还等啥啊。


因此omega的各种这方面的产品层出不穷,从衣服一直到药品,要啥有啥,甚至还有孕期情趣play安全用品。


周泽楷看了眼一边的专柜,透明的玻璃里面放着一些[——]又[——]的东西,还有各种教程与安全体位教程书,一旁还有个正在播放教程使用的小视屏,里面挺着小肚子的omega嗯嗯啊啊红着脸,内心是复杂的。


这是世界太恐怖了。
我可还是个宝宝,我等着过六一呢。


他突然觉得,一开始看不顺眼的奶瓶是多么可爱多么温馨,简直就是美丽的天使。


江波涛一边走着一边顺着周泽楷的目光看去,恍然大悟“啊,小周喜欢那个?要买吗?”


“不用!”周泽楷拉着他赶紧走。


不能再看了,要晕倒了。


做什么不好,偏偏做了个O,挺个肚子还有人意淫,商家还有没有人性了?!国家还是不是美丽新中国了,说好要一起建设特色社会主义呢?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周泽楷第二次开始沉痛地思考自己的O生了。


等他们兜兜转转了一小时,衣服也都买得差不多了,都是一些很平常的连体款式,还有一些连体的可爱睡衣,说是有助睡眠,周泽楷一开始是拒绝的,可江波涛说“我也买一套睡衣穿,总行了吧。”在半价的诱惑下,他还是点头同意了。


反正丢脸一起丢,谁也嘲笑不了谁。


后来他们又在一群售货员的目光中在柜台结账,带着一堆衣服回家了。


回家后,周泽楷终于松了口气,倒在沙发上一把扯过他的小企鹅,使劲蹂躏起来。


可东西还有一堆没有整理,凌乱地堆在门口,周泽楷休息倒是没关系,江波涛当然不能跟着一起捏企鹅了,作为一只很有男友力的Alpha,他揉了把周泽楷的脑袋,立马去整理房间。


周泽楷翻了个身,觉得估计有很长一段时间得这样了,吃饭睡觉吃保健药,一时还有点无法淡定,想想这样下去,还有个一两个月他就得跟公司请长假了,差不多有个大半年不会回来,老板会不会不开心,自从他被标记后,请假都成了家常便饭了,三天两头带薪休假,虽然他是一个omega,老板经常照顾他,但不代表可以白养着喂工资啊。


多不道德。


周泽楷抓了把头发,把手机捞过来,想着还是给老板打个电话吧,把情况说清楚,要辞职还是迁就他请假就看老板的意思了。


可还没等他开始拨号,一个电话就打进来了。


周泽楷一看,是自家高级饲养员,于是接通了。


“…妈?”


“泽楷,这么晚了还不睡啊?”


“马上。有事?”


“唉你真是,没事我就不能打电话啦?”


“不是…。”


“那你跟我好好说啊,上次让你见的那个隔壁邻居家的Alpha怎么样?我可以跟阿姨商量了很久的,人家又高又帅,性格也好工作也体面。”


“呃。”周泽楷一时间想不起来隔壁邻居家那个Alpha是谁,周爸周妈给他安排的相亲数不胜数,人太多了周泽楷也记不住,他酝酿了半分钟,终于模模糊糊想起一个影子“还好啊。”


“啊呀那太好了!这几天他都在一直问我你的情况啊,想再请你吃个饭,我蛮喜欢他的,泽楷你看看要不要再去试试?”


“呃………。”周泽楷爬起来,偷偷看了眼正在房间里收衣服的江波涛“算了吧。”


“可我已经给你答应了,不去不好啊,都是邻里邻居的,小时候你还经常跟他一起玩啊。”


……我怎么完全不记得我跟谁谁玩过…我读书少你别骗我…


“明天中午13点在XX餐厅我等会把短信发给你,我知道最近节假日,你们公司放假,你就别推了,去一次吧,就算不成,吃吃饭也是好的,你们都在S市,以后有个照应,我看他蛮喜欢你的。”


“啊…可是,”周泽楷还没张口拒绝,对面就挂电话了,剩下一堆忙音。


周泽楷把手机放下,觉得好心累。


他抬头又看了眼江波涛,对方察觉他的视线后回头冲他笑了一下。


啊…


周泽楷低头看了下手机,地址已经发过来了,还有一些零零散散的念叨跟对方的电话号码。


最终,犹豫良久后,周泽楷把那个陌生的号码存了下来。


总之,还是去看看吧。


Tbc

评论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