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楼月

【江周】风月 26

一一:

前文:风月 01020304050607080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






江波涛偶有应酬,霸道总裁做到他这个份上无需日日陪酒,但也难免有需要酒桌上谈事的时候。


他喝得有些多,坐在沙发上不耐地揉着太阳穴。


以往也碰到过这样的状况,当时江波涛往往会给他提前打好招呼,周泽楷会做些解酒的汤品备着。


今天太过突发,周泽楷没办法,在冰箱里不抱希望地找了找,倒是找到一扎冰镇的绿豆汤,倒了一碗递给江波涛。


江波涛把绿豆汤一饮而尽,周泽楷俯身去接碗,却接了个空。


他手腕被人捏住,大力往沙发上一带,被江波涛压在身下。


无辜的空碗落在地毯上,咕噜噜转几圈,翻到角落里去了。




一辆自行车




周泽楷一时浑身僵硬,动也不敢动,有些慌张地想去擦眼泪。


江波涛从他体内退出来,抓住他的手,把他搂进怀里。


周泽楷双眼通红,乌黑眼睛里滚着晶莹的液体,堪堪就要落下来。


江波涛动作轻柔地亲吻他的眼睛,舔舐掉咸味的泪水:“你别哭啊……”


他安抚地把人搂得更紧,道:“这不是你想要的吗?”


“你要疏远我,要我像对待情人一般对你,我做到了,你还哭什么呢。


“我做任何事,从来都不是为了让你难过。”


周泽楷抓着他前胸的衣襟,把头深深埋进去,悄无声息地耸动着肩膀,全身都在颤抖,江波涛感觉到衬衫渐渐被打湿,他感觉疲惫,而又无奈:“你要我怎么办,小周。”


他捧起周泽楷的脸,对着那一张漂亮却又狼狈的脸,不带欲望地亲了亲:“我们向彼此坦诚吧,你告诉我小周,你到底在逃避什么。”


周泽楷茫然地看着他,江波涛眼神沉静深邃,他望进去,只能从他眼里看到自己的脸。


他嘴唇微微颤动,无从开口。


在他刚进这个圈不久的时候,方明华曾偶然听说一个故事,说与他听。


说的是belle fleur的大公子开了个唱片公司,然后与其中一名签约艺人之间发生了一段缠绵的风月轶事,歌手在对方的追求里逐日心动,最后深陷其中,连出的专辑都满溢甜蜜。


但好景不长,大公子的父辈为他指定婚约,未婚妻的家族有钱有势,直接堵上门去,逼迫两人分手,扬言要封杀歌手,逼他退圈,绝无二话。


此事在圈内传得沸沸扬扬,一时说大公子冲冠一怒和未婚妻家族决裂,一时又说大少怎可能为了一个艺人牺牲到这种地步,最后必定是娶妻生子,而那艺人遭遇封杀,后续不知所踪……


传言的真实性无从考据,故事的结局也无从得知。


方明华只是摇头唏嘘,说这圈子诸多风月事里,寡情多情,全是无情。


身为经纪人他在周泽楷签下那张合约的时候就严肃提点:“我没办法控制你的选择,但我希望你还记得那个故事,陷得深了,最后没人能救你。”


周泽楷深以为然。


毫无缘由而起的爱和无缘无故的关怀,都令人难免心生怀疑。


但他此时已经深陷,无人能救。


江波涛在他耳边叹息道:“我说我喜欢你,你为什么总是不相信?”


周泽楷双手捂着脸,轻轻地问:“江先生,为什么是我?”


江波涛沉默了一会儿,最后回答:“我有自己的原因,我以后如果愿意,会说给你听,但现在暂时还不行。”


他握住他的手,说:“你看,你连我喜欢你都不愿意相信,我向你解释再多,你又怎么会相信。”


周泽楷的手被他拉下来,露出一张茫然无措的脸。


他的手被江波涛拉着,贴到对方的左胸口,他感受到皮肤下心脏的跳动,一下一下,沉稳有力。


“我们不要再疏远对方了,过去的事也不要再提。至少现在,我们都喜欢对方,不是吗?”


周泽楷怔怔许久,最后温顺地伏在他肩头,闭上眼,身体放松下来,依赖地靠着对方,感受着对方衬衣下传来的体温。


他说:“谢谢你,江先生。”


江波涛搂住他:“你知道我想听的不是这一句。”


周泽楷沉默片刻,心里忽然生出一种冲动,一种勇气,让他此时什么都不想管,只想告诉对方,说:“是,江先生,我喜欢你。”






都·市·甜·宠




补充设定:


belle fleur:占市场主导地位的卡拉OK集团,是的没错就是孙家的资产,大公子即孙哲平,艺人张佳乐,不是BE。





评论

热度(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