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楼月

[江周]步步生莲01

唐徯翛:

#ooc微量


#梗来自很久以前看到过的一句话:策马飞沙,风云叱咤,纵这江山崩塌,寄人篱下,我亦护你一步一莲华.


#一开始攻受不是很有差.


幼儿园文笔.以及,一些小细节我们就不要在意了.




       沿街商贩叫卖声不绝于耳,商品更是琳琅满目.天青色的长空与棉白的云相映成趣,正值盛夏,今日阳光却出奇柔和,洒落一地碎金.长街尽头左拐是一片人工湖泊,一座凉亭静立于湖心.一池莲荷在其不远处亭亭玉立.是时,晨露未干,依旧残余部分在花与叶上,微微的风不经意间拂过撮合了两滴本就靠的极近的剔透玉珠.荷叶犹如不堪重负一般稍一矮身任它划过留下一道透明的水痕.“滴答”入耳声悠远空灵,若有禅意.明明短促不可留,听在周泽楷耳中却余音绕梁经久不散.




        日头随时间推移渐渐升高,变得有些晃眼.周泽楷长长的睫毛微垂,一片扇形的暗色阴影投射下来遮去了大部分的光.少有的宁静与安逸让他不由放松了神经,一时之间竟已忘记这里不是他最安全的金丝牢笼而是牢笼之外的广袤天地.一枚闪着幽蓝光芒的细针正在悄然逼近,待得他发现之时已是毫厘之差,措手不及.眼看就要被命中之际,手腕忽然被握住,一股突如其来的力道带着他往旁边偏了偏才幸免于难.没等他站稳,青年便松开了手,一个重心不稳一头扎进他怀里,如此看来倒像是周泽楷投怀送抱一般.周泽楷霎时红了耳尖.幸而那人倒也没说什么才缓解了一点他的尴尬.等他站稳,青年默默松开不知何时又扣上他手腕的手,唇角噙着的笑意正好,“哗”,折扇被打开,清秀儒雅的字迹一如这个人.俗语说“字如其人”,古人倒是诚不我欺.“我叫江波涛,你呢?”周泽楷咬唇不语,普天之下,何人不知他的名字?大概一报出来,眼前之人纵然风骨卓尔不群只怕也是会和其他人一样吧.可是那种虚伪的恭维,他宁可不要.一双颜色极浅的琥珀色眼眸就那么望着江波涛.却也没忍住,上下打量着他与现任礼部尚书七分相似的面孔,想起刚才他自我介绍姓江,大概,这就是那个名满京城的江府小公子吧.周泽楷正出神间,江波涛也是刚从周泽楷那双清浅的眸里缓过神来,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眼角眉梢掺杂了些许无奈:“不喜欢和我说话?你一直在走神.”周泽楷有些慌乱的赶紧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并不是他想的那个意思.江波涛倒是突然记起了什么“你是,不会说话还是...?”“不会.”清越的声音入耳边驱散了几分近几日盘踞在心间的烦闷.深邃的墨瞳闪过一抹毫不掩饰的诧异.正如周泽楷不懂自己为何与江波涛一见如故一样,江波涛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周泽楷这个与他仅有一面之缘,甚至他江波涛连姓名都不知道的清俊青年会给自己一种仿佛认识很久一般,难以言说的感觉.




       许多年后,普通的周泽楷与平凡的江波涛去掉头上繁重的玉冠与华服漫步于街道之上相视而笑的时候才恍然明白有一种缘分叫做命中注定.冥冥命运长河之中深处的某地传来轰然巨响,似是什么复苏或正在苏醒,宿命牵连成线在两人相见之时,一个巨大而又莫不知名的齿轮忽而转动起来,河水流淌之声与巨齿转动之音混合,和谐的仿佛传出这声音的就源自于同一个物体,可又好像他们本就属于一体,不该彼此相离... ...




        周泽楷看着江波涛眼底不加掩饰的诧异,自己也生起了一种感同身受之感.余光不经意瞥到了高悬的太阳,一丝慌乱在眼中一掠而过.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吴启一定会很快找到这里的.敛了敛见到眼前之人就莫名发酵的某种不知名的情绪,薄唇微启:“走了,回见.”江波涛望着他干脆转身离去的身影,一声关心溢出喉间:“下次自己再一个人出来的时候记得保护好自己.最近京城这里,纵然天子脚下也有些混乱.你自当小心.别再被歹人暗算.”言罢江波涛自己都是一怔,歹人?什么时候他也会如此轻率地给一个人盖棺定论了?错愕间,微风迎面,一声轻轻地:“好.”顺风飘来,连风,也吹不散.




———————————————————————————————————


tbc.未完待续.短啊...扶额.欢迎提意见.找茬婉拒.

评论

热度(30)

  1. 西楼月七星今天也要好好学习 转载了此文字